我被全能神“开除”了

2015-10-27 14:14:00
马来(口述)一木(整理)
转贴

我叫马来,今年43岁,辽宁省绥中县人,初中文化。我曾经是一名狂热的“全能神”痴迷者,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全能神”组织中,付出了我的所有努力,然而,这样虔诚的一名“全能神”追随者,竟被“全能神”“开除”了!

毫无疑惑信了“全能神”

1997年秋,地里的庄稼发病了,失收惨重,为了祈祷风调雨顺,何姐介绍我加入村里的家庭教会。这个教会信耶稣的,平时我们都定期去做礼拜,诚心向耶稣祷告,祈祷主能庇护我们。可是2001年初两个姐妹女孩的出现,这一切都变了。

2001年春,正是春耕农忙的时候,我们这十几个人照常到教会祷告,“仆人”(我们都习惯这样称呼教会管事)把两个陌生女孩领了进来,说一起加入教会的,她俩是两姐妹,在我们隔壁葫芦岛市那边的。这以后,这两姐妹几乎每个星期都过来我们这边聚会,平时话挺多,人也挺热情,四五次聚会后,她俩便邀请我和一个弟兄到她们教会探望,领我们去一个叫“同工会”的地方听她们表哥小顾的讲道。小顾讲道可真是头头是道,从《圣经》的旧约讲到新约,又从新约讲到启示录,还讲了神的“三步作工”,说耶稣新约的作工过时了,现在已是末世,神要作收割、审判的新作工,耶稣的名字也因作工的转变而叫“全能神”,说只有信“全能神”跟上末世新的作工才能真正得救、得永生。对于小顾的新理论,我们都听得一头雾水,感觉很深奥。之后他拿出一本《真理的号声》,说这是“全能神”末世隐秘降临后所发表的真理,里面的话全是“神”说的,谁能听到并愿意跟随的都是“神”所要拣选的“国度子民”。当时我们虽然不懂什么是“全能神”,但觉得自己是被“全能神”选上的“国度子民”,感觉特荣幸,心想既然耶稣已回来作工,跟上才有永生,那就跟吧。于是,当小顾问愿不愿意跟“全能神”的时候,我俩都爽快地答应了。

就这样,我没有一丝疑惑就加入了“全能神”。

加入“全能神”后,姐妹俩经常找我单独聚会,时不时拿些书给我看,有《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神神秘的作工》等等,并强调说这些书是“神”的旨意,要我好好领悟,不要随便给人看,说“神”选民是有严格要求的。对于两姐妹的言行,起初我感觉有些奇怪,因为平时信基督都是在公开场合,没有这样神神秘秘的,但后来觉得“神”选子民是一件非常谨慎的事,神秘起来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倾尽所有尽“本份”

为了尽好自己的“本分”,能尽快融入到“全能神”组织,我努力寻求目标人物,积极拉人入教,很快,我就把身边熟悉的几个朋友都拉入了“全能神”。由于我的表现突出,2002年初,教会“带领”找到了我,让我租个房子搞“二线接待”,把“尽本分”工作做得更好。“接待”工作,在“全能神”里面算是不错的职位,非得“带领”身边信得过的人才能担任,而“带领”在这么多人中就看中我,可想而知“带领”是多么信任我,所以我对“带领”有一种由衷的感激之情,“尽本分”自然就更加卖力了。做了“接待”工作一个月后,我才知道,“接待”工作似乎看起来很轻松,其实是非常费神的,仅仅一个多月,我安排在“接待”上的吃和住就花了一两万块,要知道,我可是我辛苦打工的所有积蓄啊,我连家用都顾不上就全部用在“接待”一事上了。但 “领带”对我说:“尽本分”是我们每个“全能神”“国度子民”应尽的义务。此后,我再未给家里寄过一分钱。

做“接待”不久后,教会对我又有了新的要求,说现在环境很紧张,搞“接待”的人一定要保护好二线人员,为了安全起见,要求我不能再与家人联系,绝对保密自己的行踪。我就再也未与家人有过任何联系,全身心投入到教会中。2003年10月,“带领”秘密安排我到广东惠州,要我继续做好“传福音尽本分”工作。我也没让“带领”失望,短短几个月,我就在惠州淡水地区拉拢了很多群众入教,将“传福音”工作落实的很好。对于我的努力,“带领”非常满意,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还经常过来关心我的情况,嘘寒问暖的。

产生疑惑被开除

2006年10月的一天,“带领”觉得我的“尽本分”工作跟以前差了一大截,没什么起色,说要过来我这边指导指导我,顺便带些人过来我的小排聚会。在交通时,“带领”说现在教会有一对弟兄姊妹,他们夫妻很有信心,为了脱去污秽、邪恶的本性,进而成为“圣洁”之人,他们夫妻已经分开居住,他们的坚定信心及所行很值得我们大家学习与效法……我当时听后感觉很荒谬,性生活本来就是婚姻的一部分,怎么会成为污秽,成为邪恶的呢。我反驳“带领”说应该是不能这样去理解的。

对于我的反驳,“带领”感到异常意外,也非常气愤,大骂我性情狂妄,愤怒之际她问了我一句:“最近配合传外邦福音没有?”我说刚传了一个姐妹的亲戚,但还没交成。

我先前的顶撞,“带领”已经很生气了,她大发雷霆,指着我凶狠地说:“从今天起停止你的小排接待工作,你就等候结果吧!”说完甩头就走了。

“带领”让我等候结果,我不知道她说的结果到底是怎么处理,心里忐忑不安。大概过了十天,“带领”带着几个弟兄来到我住处,向我公布了结果。她说经过调查,又通过全体教会弟兄姊妹投票,一致同意将我“开除”出“全能神”,理由和罪名有两点:一是在“传福音”得人后不肯把人交给教会,表明我想自立山头与教会对立,这种行为属于“敌基督”表现。二是有“邪灵作工”的问题,因我在信耶稣时曾说方言,经她调查核实说我的方言是来自邪灵,因此认定我有“邪灵作工”。就这样,我被“开除”出“全能神”组织。

为什么要“开除”我?这个对于当时如此狂热追随“全能神”的我无法接受的事实,我千百次不断叩问自己,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万万没想到因为与“带领”的几句反驳就引来了“开除”之祸,更没想到“全能神”会以如此“罪名”来“开除”我。“带领”平日聚会里总是说“我们都是信神的,是一家人,所以我们大家要彼此相爱,彼此帮助,彼此包容”,可如今却如此轻易“抛弃”我,这些年我为“全能神”付出了这么多心血啊。

后来,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信的不是耶稣,“全能神”更不是基督教,根本不是他们宣称的那样“行善事、进天国、得永生”,而是打着“拯救人类”的幌子来蒙蔽信众为其牟利的邪教组织,原来我自己不是在行善事,而是在把一个又一个善良之人推进火炕,天哪,我竟然在害人!


那一刻,我多么庆幸自己被“全能神”邪教组织“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