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脱离邪教并恢复自由

2015-10-27 15:22:00
文琳(编译)
转贴

对于邪教,最难办的事情之一就是脱离他们。事实上,离开的困难程度也通常是一个信号,证明这个群体是一个邪教,或者至少是一个不健康的教派。不要急于离开,而是首先确保你有一个计划。要让你再等一两周可能很难,但有计划有安排的离开可能会比毫无头绪的乱闯容易得多。 

一、寻求外界帮助 

首先我们建议您寻求外界帮助。你不必独自去做这件事。想一想你所有认识的人(这个团体以外或者他们影响力以外的人),考虑他们如何提供帮助。如果你确实需要离开组织,你能跟着谁? 

找到一群你能求助的人,将你希望得到帮助的人列一个清单,然后接近他们,衡量他们的积极性。 

非常谨慎地考虑一下这张单子上谁最可能帮助你。从你知道的那些和你更亲近的人(朋友们和家人们)开始,然后再考虑那些你不太熟悉的人(可能是工作上的一个同事,一个邻居),最后是那些没有并不熟悉但可能会对你的离开有帮助的人。最后一个群体可能包括一名律师,一位医生,一个另外(主流)教会的领导人等等。 

别将你所知道的爱传小道消息的人考虑进来。首先,你不需要他们到处传播你的私人信息,其次他们会为你脱离的这个组织带来更多的风险压力。 

二、向团体公开你要离去的新闻 

这将是你从未做过的最困难的事情之一。 

一般说来,有三个主要方法。 

首先,考虑是否真的必须要告诉他们。你能否离开,不再回头?显然,一旦他们意识到你已经离开了,就会和你有一些接触,但一开始你不必告诉他们真相——让他们自己去猜。 

第二种选择就是直接告诉他们。不必告诉全体成员,或公布到Facebook上,或其他类似的情况。可以通过简单的电子邮件或打电话给你认为最能接受或同情你想法的人。 

如果是一封电子邮件,确保你所支持的组织里有一到两个人读到这封邮件,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 

如果是一个电话,写下你想说的词语和段落,不要陷入你不想提及的话题。记住你不必说你为什么离开,只说你将要离开。如果他们开始人身攻击或者恶言相向,立即挂断电话。 

第三种选择是让你支持的圈子里的某个人帮你做事。他们可以打电话(你可以告诉他们该说些什么)或者发送邮件。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你不要害怕使用。我们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这是一次是在你的生活中你最可能需要帮助的时候。 

三、和团体进一步接触 

一旦你告诉他们你已经离开了(或他们已经猜到),你可能会与他们有进一步的接触。至少在短时间之内,直到他们放弃你。 

邪教一般会禁止人员离开。正如我们文章开头提到的,这也是证明这个组织是不健康的标志之一。 

你与他们的第一次接触,可能会是一封电子邮件、一个电话或私人拜访。事先准备好你想对他们说的话。你可以再次使用你之前写下的告诉他们你要离开的信。也可以这么简单“我决定离开这个组织,我请求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挂断电话,或者点击发送。 

你不需要接他们的电话,或邀请他们到你家里。事实上,我们建议你不要做。如果有一些好的理由让你这样做,带上支持你的人和你一起(甚至是打一个电话提前告知你的朋友)。 

但尽量不要与他们打交道。你可以将你的手机截屏(让它通过语音邮件或消息留言,看看你的电话公司是否可以提供来电显示),你没必要去回答。你也可以将你的电话铃设置一个保护代码——让它响一次,挂断,然后回拨。 

考虑更换你的手机号码(如果你已经有一个)。有些手机还可以来电显示甚至发短信,尽管这需要你知道他们的电话号码和进入他们的圈子。 

你也可以用你的电邮软件屏蔽特定地址发来的邮件,将它们转移到某个文件夹,或永久删除。记住你曾读过的东西,你不能不读它,所以试着抛开任何天生的好奇心,以避免阅读对自己伤害,有人身攻击的信息。如果你想检查没有什么实用性的电子邮件(如,在那里你可以收集任何个人物品你能够容忍你自己吗)你总是能得到你朋友圈的一群人的密切关注。 

一些国家已经干预法律,所以保存他们发给你的任何短信或邮件,也别删掉语音信息。看看是否有办法让你的手机摆脱这些干扰,这样他们就可以被记录下来。(在新西兰,Cultwatch公司所在地,在你要求他们停止发送后,三条来路不明的短信足以让电话公司阻止那个号码进一步发送文本信息给你。 

四、记录你和他们的来往 

从现在开始记录这个团体每一次与你的接触。(尽可能多的回忆过去,如果你需要。)至少,坚持记日记,每天写下任何接触到的尽可能多的细节,也是可行的。一些国家允许当事人在另一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记录谈话内容。(此外,请律师来核实一下。) 

通过免提通话和电子记录装置,可以很容易地记录下你们的谈话内容。在这之前你可以在其他谈话中去试验一下,以确保万无一失。如果这个团体中的某人给你打电话,别害怕说“我能5分钟之内给您回电话吗?”确保你准备好了。但是记住,和他们的交谈并不是必须的,所以除非你有充分的理由,不然你没有必要这么做。 

如果你确实和这个团体有联系,记录你与他们的交易有很多好处。首先,它将帮助你确认他们有多坏。电话(甚至更坏的是——私人会见)在一大清早或在深更半夜打来,让你措手不及,让你毫无抵抗力。 

同样,如果他们威胁你,你就可以向官方执法部门提供足够的证据去控告他们。 

我们通常发现,执法在大多数情况下很少使用,就如没有破坏法律一样,但他们对威胁可能更关注。 

如果你有一部数码相机,检查它是否有一个时间戳,将它设置正确,并确保你拍摄任何照片时它都显示。然后,必要的时候你可以使用它,它将记录这些照片拍摄的日期和时间。 

注意,拍摄人像照片时,当他们知道他们在被拍照是一个侵权的行为,并往往会导致另一方的回应。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如果拍照会让你陷入危险,请停止动作。 

最好的办法是尽量不与他们打交道,希望你不会有很多记录。 

五、拿起法律武器 

我们通常发现,执法在大多数情况下很少使用,就如没有破坏法律一样。(如果你认为有这种情况,请一名律师一起核查。) 

这些案件与物理或性虐待案件有所不同,会得到警察的注意。如果你已经记录下事情,你应该有一些好的证据证明发生了什么。先联系律师,然后从他们那里得到如何向警方报告该组织的行动的建议。 

在极端情况下的攻击(身体或性),直接进入司法程序,随着时间报告犯罪行为,可以成为证明有罪的一个因素。 

六、你的工作将会受到影响怎么办 

你的工作/收入可能会受到影响吗?同事(甚至是你的上司)是这个团体的一部分吗? 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会在工作上面临一些压力,并且你需要准备独自来处理这些问题。大多数国家有着探讨人们能否被解雇的法律,这可能值得与律师讨论。 

如果你的工作将受到影响,然后确保你记录这一切(或尽可能多)与你的同事/老板,,因为这可以在法庭上起作用,如果你决定起诉他们不公平对待你或推定将解雇你。 

此外,Cultwatch不是律师,我们强烈建议您在遇到任何劳动纠纷时,尽快寻求法律援助。 

我们有这样的案例,一个员工是被迫加入(和保持)邪教,因为他们的老板和/或几个同事在里面。一个可以考虑的想法是尽快找到另一份工作。问问你自己是否你真的想呆在这些人身边。 

七、勇往直前 

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我们建议您找一个法律顾问。当我们身体有压力时我们去看医生,所以当你处于情绪压力下,去看看某人是有意义的。你经历之后,在情绪压力下的你将变得正常和符合预期。试着去找集团中的一个人或者找已经推荐给你的人。(他们更可能是好的。)如果成本是一个问题,许多教堂提供很少几乎没有成本的咨询会议,这可能是一种选择。 

一旦与集团接触已经逐渐减少,你认为自己已经“out”,那么你需要思考如何前进,你怎样从这个可怕的情况中恢复。 

专业心理咨询是一个好办法,从一开始就可以。最好有独立和某人交谈,即使你信任的朋友圈外的帮手也可以。继续心理咨询,即使你已经“out”(出来了),作为康复仍可能耗时数月或者(更有可能)数年。你将会知道什么时候感觉不错就可以停止。 

一些人对宗教有一个糟糕的经历,不想更多接触宗教组织。自己决定是否这个群体是不好的,还是把你从宗教解脱出来变好。 

如果你想继续你的信仰,然后承认自己因这些经历而受伤,并且可能需要从积极参与中休息一下。当你发现一个新的教堂,仅仅考虑作为一个普通参与者,在参与教会内部的东西之前。 

(看看我们的部分“如何找到一个好的教会”) 

当你和别人谈及这个群体的时候,听听你在说什么。如果你的声音和评论充满了痛苦和愤怒(这是完全合理的和可以理解的)然后将此告知你的律师。直接发怒是一个有效的发泄方式,是一个正常的符合人类情感的方式。 

时间是最好的治疗师,不幸的是这通常不会恢复得和我们想的一样快。可能需要几个月或几年,但是有一天你会醒来,意识到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想起这个团体或者你和他们相处的经历。谈论它的帮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推荐一个专业的顾问。 

如果你决定在未来某个阶段你想告诫其他人关于这个团体的事,阅读我们的相关章节“警告别人关于你曾经所在的那个群体”。 

最后的忠告 

我们希望这信息有用,能给你一些如何脱离(邪教)的主意。每个团体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个情况都是不同的,但这些都是一些常见的问题,人们已经给我们写明了。 

如果你想要一些更多的个人建议,请不要犹豫,直接写信给我们。(我们可能一两个星期之内回复,如果是紧急的,请使用我们上面提到的其他援助来源)。 


我们希望并祈祷你会成功脱离你正受其困扰的邪教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