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的发家之路(组图)

2016-11-08 09:26:00
鬼谷子
转贴

“小来子”是法轮功邪教教主李洪志母亲芦淑珍为其起的乳名,李洪志10岁时,父母离异,由母亲单独抚养,由于芦淑珍生活压力大,对李洪志管教也很粗暴,使李洪志性格偏执,且好高骛远。芦淑珍经常斥责李洪志是个光会说大话的东西。有一次,当李洪志通过传功、治病挣到第一笔钱时,将钱掷在母亲面前示威,由此可以看出李洪志对金钱的渴望。当李洪志在泰国接触到一些佛教的基本理论和东西后,发现这是一个发财的大好时机,在泰国期间,便逐渐形成了冒用佛教和传授气功来敛财的想法,回国后,于1992年开始实施他的敛财计划--出山传授法轮功,用法轮功为幌子聚敛钱财,其敛财之招术,招招阴险、狠毒。

 

李洪志办班结束合影照片

NO1:办班+售后,堂而皇之坐收渔利

1992年,法轮功传播之后,李洪志挖空心思捞钱,并私自成立了“法轮大法研究会”,后向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国家体育总局申请注册未获得批准,但仍然一直以该研究会名义组织传授气功和办班学习法轮功等活动,通过各类活动收取费用,销售法轮功书籍和练功物品,形成了从办班、出书、销售练功物品一条龙产业链,以获取较大利益。

据时任北京辅导总站站长汤学华叙述:1992年底,法轮功北京辅导总站成立,李洪志任命其为站长,还任命了4名副站长。当时,法轮功总站设有后勤办事组、功理功法组、宣传组等,负责法轮功的整个运作,与外省市联系办班等。汤学华说,当时法轮功的所有活动和事务性工作都由北京总站负责组织。李洪志1992年和1993年一共在北京办了13期法轮功学习班,每期10天,在全国办了大概56期学习班,听课票价是每人40元,当年通过举办学习班总收入达到150万元之多。1994年后1997年期间,李洪志在全国设立了多个辅导站,游走于各地举办法轮功学习班,亲自给学员上课,据估算,几年下来,大概近300多期,光办班门票收入在1000万以上,各地辅导站除支付场地租赁费外,其他收入全部被李洪志毫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李洪志画像

1994年之后,李洪志的私欲开始膨胀,随着学员和练功人员的增加,李洪志为了既增加收入,又提高威信、扩大声势,于是,他制作了自己的画像挂图,统一练功服、练功垫、护身符,要求弟子们在练功场所、家里全部挂上画像,练功时必须着练功服,外出时要带护身符,而当时一身练功服就要30多元一套,画像5元一张、练功垫10元一个,这些物品收入无法统计,而这些收入均由各地辅导站悄悄打入李洪志在北京的“法轮大法研究会”帐户,实际是李洪志个人帐户之中。办的班多了,李洪志自然就要想到出书、卖书的好营生,于是,李洪志编辑出版了《转法轮》、《法轮佛法》等书籍,要求学员们人手一册,并将他多次办班的讲课录音制作成录像带、录音带、磁带销售给学员。1992年至1999年底,以李洪志名义印发的法轮功书籍有1057万册,音像制品500万盒、图片等129万张,总销售额161亿元。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非法获利4100万余元。另据《法轮功问题简明手册》中写道:“李洪志及其法轮大法研究会自1992年至1999年底出版并销售了大量法轮功宣传品,纯利润达4220万元人民币”。

 

法轮功网站公开兜售的书籍

1998年之后,李洪志在美国注册了一家出版社,名字叫安吉拉(ANGELA)出版公司,而公司的注册地址正是詹姆斯·庞和另外一名“法轮功”骨干张尔平的前家庭住址。在国外,法轮功网站上公开售卖的法轮功书籍单本售价已达11美元以上,折合人民币80多元一本,其收入可观,无以估算。

 

李洪志在北京时购买的汽车、房子、高档消费品

李洪志通过办班和销售练功物品聚敛了大量钱财,他在北京市朝阳区购买了双桥东路18号院1138号别墅,北京市西城区法华寺小区16号楼房产、北京市通州区东旭花园房产、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开运小区房产。上世纪90年代,李洪志和妻子李瑞都是东北长春市企业的普通职员,他们如何能买得起如此多房产,资金何来?

 

NO2:行医+捐赠,心安理得坐享其成

李洪志在悉尼接受《亚洲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无条件地帮助人解除疾病;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而事实如此吗?非也。

李洪志大肆鼓吹修炼法轮功能治病,鼓吹自己有多大的功能,1992年6月21日,李洪志在北京建材礼堂讲课时称:“有一个罗锅的人背驼得很厉害……我给他看一下,我用掌给他拍了5下,然后我一顶他,这个罗锅立刻就直了。”李洪志早期讲法称:“师父一挥手,晚期肺癌患者痊愈”、“大连发功让远在法国的植物人下床走路”等。李洪志把自己包装成“神医”,他称来自另度空间,推销他的法轮功“练功就能治病,修炼不许吃药”。在李洪志的鼓吹下,不少患病的学员放弃正规治疗,找李洪志看病。李洪志在家里和辅导班的现场放功德箱,让弟子们主动往里投钱。每次都要收病人看病费用50-200元不等,据中央电视台报道,一位老大娘拿出5元钱求李洪志看病,李洪志不屑一顾,恶狠狠地说:“5元钱还想看病?”。

给人看病收钱,毕竟来的太慢,也并非是李洪志的本意,而通过给人治病提高自己的影响力,然后通过影响力,让更多的人相信法轮功,自愿掏出更多的钱物塞进李洪志的腰包才是真实意图。李洪志的妹夫孙森伦亲眼看到了李洪志高明的赚钱手法,在一次“法会”后,李洪志对大家说:“法轮功是最高层次的功法,但是也需要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积极地捐款。”开始捐款的人不多,且钱放的也很少,李洪志就说:“有的华人团体,已经捐了很多钱给法轮功,现在还不断地有人来捐,而且金额很大,这种善举,是有好报的”。他还说:“相信大家绝对不会错过这个精进、长功的好机会。”大家听了以后,都纷纷向功德箱里放更多的钱。据吉林省长春市原法轮功习练者李亚谦证实,1998年10月,法轮功大连辅导站站长送给李洪志一台日本尼桑轿车。原淄博热电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杜曰仲,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为了“上层次”、求“圆满”,先后被骗去近10万元,最后落了个负债累累、倾家荡产的下场。陕西省周至县高春阳在九十年代九十曲全村远近闻名的老板,可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原有的万贯家产因向法轮功组织捐献、外出“弘法”等很快荡然无存,最终成了几天都吃不上一顿饭的穷光蛋。

 

李洪志女儿李美歌在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59大道别墅

NO3:卖国+经营,怡然自在坐拥豪华生活

李洪志叛逃美国后,立即寻求西方政治集团庇护,便被美国反华势力豢养起来。他是美国在看到魏京生之流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大时,转而利用的又一张攻击中国政府的王牌。美国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骨干分子提供政治庇护,在法轮功建立“法轮大法电台”和电视制作中心、设立网站、租用广播频道、印制宣传品等开展反华宣传煽动活动,法轮功成为反华急先锋,马前卒。此等结局正中李洪志下怀,因为,他既拥有了人身安全的保护伞,又找到了敛财的商机。

其一,通过贪污捞钱。李洪志既讨好主子,又为了赚钱,在国外多地区构建了以“法轮功新闻社、大纪元时报、明慧网、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新唐人电视、博大出版社、神州电影制片厂、神韵艺术团、飞天艺术学校”等为核心的完备的立体反华宣传体系。法轮功还建立了100多个专业性网站、300多个地方性境像的全球网络体系,并成立了“神龙工作队”提供技术支持。每年供养这些项目和工作人员的薪金高达2亿美元。再加上举办“法会”、“反华游行”等活动费用和供养法轮功总部组织其他经费,总计要达到5亿美元的开销,这些费用,大部分由“美国国际开发署”、“台湾民主基金会”等官方和非官方组织提供,而这些费用的支出均由李洪志一人掌控,掌管财务的人全是李洪志的至亲或者嫡系,精明的李洪志,不会监而不盗,可想而知,李洪志油水捞的足足的。

其二,通过项目捞钱。在2006年“洛杉矶市讲法”中,李洪志说:“办新唐人电视晚会,能够赚点钱这不是好事吗?”在2007年“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李洪志说:“我们已开始赚钱了,你们用这个钱拿出一部分作为你们的福利,如果你们将来赚得很多了,你们成为一个很盈利的公司,你就按照社会的工资拉平,我都高兴!”而真实情况并非如此,在众多项目中,好多工作人员由法轮功人员担任,并且是义务劳动,甚至有些法轮功人员自掏腰包为法轮功项目付费。据法轮功内部人士透露,每年法轮功组织通过项目创收利润在5000万美元之多,而这些钱都落入到法轮功总部口袋,其实就是入了李洪志的私囊中。

 

李洪志接受捐赠的新泽西州房产

其三,通过接受捐赠捞钱。在2007年“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李洪志说:“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络也好,是大法弟子立足于常人社会建立起来的,是常人社会形式的公司,可以接受弟子赞助的”。据1999年11月1日《华尔街日报》报道,李洪志将位于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大学附近的一处600平方米的房产落在了他的妻子李瑞名下。而李洪志介绍,这是一名美国灯具制造商,也是法轮功追随者花了58万美元捐赠给他的。李洪志还接受国外法轮功弟子金钱和贵重物品捐赠若干,无法统计与估算。

 

李洪志的别墅和豪车


经过多年经营,李洪志和其妻子、女儿在美国就拥有房产11处之多,豪车数部,价值1000多万美元,法轮功总部龙泉寺价值达2400多万美元。现在的李洪志是地地道道的亿万富翁,与30多年前的穷小子光景对比,简直天壤之别。相较于“血水圣灵”教主左坤、“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等邪教主而言,他们真是难望项背,你说“小来子”的敛财之道高明不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