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重庆文旅符号你知多少

2019-01-04 16:36:00
转贴:
华龙网-重庆晚报

坐在交通茶馆,点一杯盖碗绿茶,开水与茶叶的每一个部分都开始充分接触的时候,绿茶的清香味迅速扑散开来,让人感到愉快。左手托起茶碗,右手拿着盖子,拨弄一下茶叶,轻轻地呷了一口茶,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位于九龙坡区黄桷坪的交通茶馆里,为了喝一碗盖碗茶不远坐车而来的老重庆比比皆是。这两年,许多来自外地的年轻游客甚至背着背包推着行李箱,打车而来,他们就是要看看重庆城的山城符号。“索道的独一无二,两江美景的绝无仅有,交通茶馆的独树一帜,我真的来了重庆就不想走了。”元旦期间,记者在这里碰到了正在北京读研究生的张果。他老家在山东临沂,这一次来重庆,下了个决心:“大学毕业后,我要来重庆找工作,太喜欢这里了。”

一座城市的魅力,不仅仅是四通八达的交通路线、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更多的还是那些在城市独有的地理位置和文化环境中诞生出的一个个城市符号。是记忆,是生活,也可能是向往,是一些岁月的残片。

旧重庆,茶馆遍布大街小巷,坐茶馆喝茶,是士农工商,男女老幼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习惯。人们喜欢坐茶馆,也不仅仅为了喝一盏茶解渴提神。茶馆对市民的吸引,还在于它在那个信息不畅的年代具有信息交流与传播的功能:市井奇闻,官场秘闻,大至皇帝下台,小到寡妇嫁人,在茶馆里都能听到真真假假的消息。还有买卖人在茶馆里谈生意,川剧、评书、金钱板……你方唱罢我登场,茶馆里好不热闹。如今,纯茶馆在城市越来越少,类似黄桷坪交通茶馆具有文艺气息的地方,确实值得一去。

老渡口

重庆有长江、嘉陵江两江交汇,水深浪平,是天然港口。曾经,江边停满各种各样的船舶,真是樯桅如林、船篷相连。岸边是各种各样的街市,真是店铺相依、人来人往,把那青石板小路磨得光润发亮,日日都是赶场天,天天都是庙会节。

天还未亮,渡口上就油灯闪闪,炊烟袅袅,卖早食的就开始叫卖。深夜,小街上的酒馆、茶馆、烟馆还灯影闪烁,招徕着南来北往的行人,久久平息不下来。渡口就像重庆城的嘴,不停地吞吐着,重庆城也就在这样的吞吐中发展起来。

防空洞

重庆全市约有110万平方米的防空洞。这张当时世界上最庞大的防空工程网,是数以万计的民工、石工、木工、铁匠、泥水匠、砖瓦匠以最原始的工具、最笨拙的土法,风餐露宿、肩挑背磨、一锤一撬、一手一脚挖出来的。

力哥

上世纪90年代,一部《山城棒棒军》曾在全国电视圈掀起方言剧热潮。力哥堪称是见证重庆发展的活化石。他们用汗水与肩上的挑棒记录下了重庆发展的历程。据考证,由于重庆城山高坡陡,19世纪末就开始有了“棒棒”(力哥)。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成千上万的力哥冒着日机狂轰滥炸,与民生公司的船队一起,完成了中国民族工业在战火中重生的壮举。如今,力哥依然活跃在一些小区附近,为居民拎东西、给住家户搬家,只是少了年轻人活跃的身影。

重庆言子

重庆言子是重庆地方方言,是俗语、民间谚语、歇后语等的总称,乡土味特别浓厚,语言幽默,也是重庆特色之一 。

对于重庆言子,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见解。曾经有一位网友就在网上为重庆言子正名,“巴适”不是重庆话,重庆话说“安逸”。重庆言子内容包罗万象,涉及天文地理,日常琐事。重庆言子的形式更是灵活多样,短小精悍,形象生动。展言子习惯上叫歇后语、半截话,实际就是隐语。前半句是譬语或引子,后半句是解语或注语,是说话人的真意所在。

山城老街

城市发展的脚步一路前行,而历史的痕迹正在逐渐消失。

多少风与月都付光阴中,如今您还会想起山城街巷吗?那条充满吆喝声的小巷在记忆里是否也早已模糊不清?又有多少人还记得那一条条老街的曲径通幽?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市内的许多老屋即将消失,小巷淹没在钢筋混凝土的高楼中,汽车的鸣笛已取代悦耳的蝉鸣,历史的痕迹将不复存在。

如今,南岸区、弹子石、下浩、东水门老街等已经获得新生,九龙坡区铜罐驿等古香古色的老街依旧还保留着最初的魅力。

老火锅

一口大铁锅,中间隔层九格,以牛油炒制的底料在高温加热下,变成各种口感适宜的饕餮美味,火锅,在全世界的影响力都不一般。

2007年3月20日,在第三届中国(重庆)火锅美食文化节开幕式上,中国烹饪协会正式授予重庆市“中国火锅之都”称号。九龙坡区文化委认为,以“火锅之都”命名一个城市,这在中国历史上尚属首次。

而在重庆,火锅以其餐饮规模之大、就餐人数之众、层次之丰富、菜品之齐全、民俗风情之浓烈、文化积淀之深厚,在全国首屈一指。火锅作为重庆的代表食品,既是重庆的一张文化名片,也承载着这座城市厚重的风土人情和文化记忆,堪称是重庆生活的一种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