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治理邪教工作中一些问题的思考和建议

2019-11-25 14:20:00
转贴:
薄荷茶社

“法轮功”被政府定为邪教20年了。20年来,全国治理以“法轮功”为主的邪教工作,取得很大成绩,为维护稳定做出了贡献。但是,毋庸讳言,也存在诸多主要因科学缺位造成的不足甚至失误之处。本人从具备的学科专业知识角度,通过自己20年来参与的治理邪教工作,总结提出一些反思认识,希望对未来防范和治理邪教更好地提高工作效率有所助益。

一、伪气功发展初期,一些部门忽视科学建议

邪教“法轮功”最初是以气功名义面世的。吴泽衡为教主的邪教“华藏宗门”也是如此。国家主管部门指定的10个有邪教倾向的有害功法,也都是打着气功旗号的伪气功。毋庸置疑,伪气功是产生邪教的肥沃土壤!

我本人作为国家研究中医最高学术结构中国中医科学院的原气功研究室主任,也是第一届中西医结合专业毕业的研究生,是兼备中医、西医、心理学等多学科知识基础的科研专家。在伪气功出现的初期,我就在国内第一个通过实验的方式,证明了严新、张宏堡、田瑞生、沈昌、狄玉奇……等被媒体宣传成神般的伪气功大师使用的“发功”、“发外气”形式治病,使部分人有效的原因是心理暗示,并非他们忽悠的那样有神功异能。

我在实验中观察到,只有知道伪气功师在给他发功,患者才能感觉到所谓“外气”和出现一些疗效;在伪气功师和患者间采取阻断心理暗示的措施,让患者不知道伪气功师给他发功,则伪气功师无论怎样发功,患者都毫无感觉、反应和疗效;反之,将一位没有练过气功也不会发功的人,以气功大师身份介绍给患者,这位假气功师装模作样对着患者学着伪气功师发功的样子,患者立即能有“外气”感受和反应,并且产生疗效。甚至让患者在很远的地方,约定时间给他进行所谓“遥控发功”,患者也会在约定时间产生反应和疗效。这些实验结果充分证明伪气功师没有发出“外气”的超人能力,患者的反应和疗效不过是他们相信“外气”,接受了伪气功师的心理暗示而已。

一些报纸杂志发表了我通过实验得出的首创科学理论,唤醒了无数上当受骗或困惑不解的社会大众。我的观点让那些伪气功大师们从被顶礼膜拜神的位置回归到凡人位置,严重影响了他们的骗钱之路,招致他们对我咬牙切齿的记恨与多种威胁。而那些采访过我的新闻记者们却随之成为与我携手揭批伪气功的战友。我的学术观点也立即引起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理事长龚育之(时任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以及研究会中的何祚庥院士等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科学家们高度关注,在请我专门给他们对伪气功实质进行学术介绍受到启迪后,立即吸收我为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理事,给了我长期巨大的实际支持,大家联手共同揭批伪气功,彻底结束了我个人单枪匹马挑战强大的伪气功社会势力的局面。同样原因,我也先后被吸收为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和中国宗教学会等理事。而且科技日报、健康报、工人日报等多家媒体先后把我的观点文章编发内参。遗憾的是那么多内参没有引起主管部门的认识与警觉,致使伪气功这个产生邪教的社会毒瘤在全国泛滥。如果我们有关部门在当时能认识接受内参介绍的我的科学实验结果,在伪气功发展的萌芽状态稍微采取点儿措施,伪气功这个滋生邪教的土壤,就不至于发酵蔓延,这个教训不能不说是惨痛的。

二、伪气功大肆泛滥阶段,有关部门职责缺位

邪教“法轮功”面世的时候,先是在1993年《中国气功》杂志第6期和1993年《中华气功》杂志第3期,发表宣传其功法和李洪志如何得道成仙的吹嘘文章,并且加入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法轮功”出笼的时间正是伪气功在全国大肆泛滥的阶段,也是我们与伪气功进行斗争最激烈的阶段。

当时甚至有个别著名科学家和有关领导相信和支持伪气功,包括时任中国科协和国家体育总局领导。一个著名科学家面对伪气功师严新分别与清华大学和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等单位气功爱好者合作的,所谓严新发的外气改变了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改变了水分子结构等等天方夜谭式的并不符合科学规范的科研实验报告,在没有组织相关学科专家进行鉴定验证的情况下,就直接签署意见:“此稿内容为世界首创,确实而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人体可以不接触物质而影响物质,改变其分子性状。这是前所未有的工作。”我在1988年底和1989年初,约同健康报记者三上清华大学,分别与大学科研处处长、生物系主任和化学系主任采访座谈,得到的结果是严新的实验不符合科学规范,不代表清华大学。我立即在健康报发文揭露严新。

那时比“法轮功”影响更大的是严新和张宏堡。他们在全国各省市(包括中央一些部委)马不停蹄巡回举办狂敛钱财和寻找靠山的“万人带功报告”,迅速发展扩大严密组织机构。张宏堡的“中华养生益智功”组织甚至有自己的执法队,经常到各地追踪打击迫害背离者。张宏堡的名片上印有“公安部气功顾问”、“国家安全部气功顾问”头衔,吹嘘有弟子8千万。一位前公安部长长期担任严新气功研究会理事长职务……

面对伪气功疯狂泛滥的局面,以及看到张宏堡的“中功”等发展态势已有典型的黑社会邪教特点,我奋笔疾书于1995年在科技日报、人民日报、健康报、工人日报等投稿发出了“对伪气功的危害不可等闲视之”的强烈呼吁。几家报纸都对我这篇文章编发了内参。文章写到:“总之,伪气功问题已不是简单的学术问题,而是一个以气功为载体、以子虚乌有的‘外气’为图腾,大肆宣传封建迷信、大搞现代邪教的严重的社会问题,是一个毒化人们观念,损害人民利益,破坏医疗秩序,形成黑社会,影响国家安定的严重的社会问题。与伪气功斗争的实质关系到是要唯物论,还是要唯心论;要崇信科学,还是拜倒在邪教教主脚下;要科教兴国,还是要现代迷信殃国,实在不可等闲视之!!”(见张洪林著《正本清源  还气功本来面目》第35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出版)。

极其遗憾的是,多家报纸通过内参表达的呼吁警报,还是没有引起主管部门的重视!事态发展如我所料,4年后,1999年4月25日,打着气功旗号面世、曾加入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法轮功”头子李洪志,指挥数万“法轮功”痴迷者“神不知鬼不晓”突然包围了中南海, “法轮功”最终被政府定为邪教。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等组织发展成为邪教组织是伪气功泛滥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

三、教育转化邪教痴迷者工作,遵循科学规律

“法轮功”被认定邪教后,教育转化邪教痴迷者的工作成为重中之重。因为谁都知道,如果把国内的痴迷者都成功转化了的话,境外的李洪志失去国内被他利用为其效力的根基,他再努力吹风,也没有树叶随之飘动了,他也就彻底失败了。20年后的今天,为李洪志效力的痴迷者们在社会上的不法活动仍未绝迹,反复问题仍待解决。我们的教育转化工作仍有待改进,更多地遵循科学规律办事。

在1999年李洪志指挥数万痴迷者围攻中南海,“法轮功”被政府定为邪教时,全国上下对“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和社会危害等展开政治批判,以及从多方面分析其形成的社会因素,这些工作是应该的必须的。但是不该忽视“法轮功”等邪教迷魂洗脑精神控制方法和内在科学机制的研究探讨。作为兼备中医、西医、心理学、精神病学以及气功等多学科知识基础的科研工作者,我则更对这个邪教政治现象下面折射的自然科学机制进行了冷静思考和探索。比如,“法轮功”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迷魂洗脑”作用?“法轮功”是通过什么方式和机制来实现精神控制的?痴迷者们的精神意识从习练“法轮功”前的清醒状态变成习练后的痴迷状态,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邪教痴迷者观念的扭曲可能由一般的思想工作转变过来吗?怎样做才是最好的教育转化方法?上述问题反映的科学机制搞清楚了,我们才能抓住本质,从根本点上着手,遵循科学规律办事,加快和巩固对“法轮功”痴迷者的教育转化效果,并且可对未来防控邪教提供有效的科学方法指导。

上述问题我在“法轮功”痴迷者围攻中南海事件发生时就写文章给以了解释。2001年天安门广场发生“法轮功”邪教痴迷者自焚事件后,我对原来文章结合自焚事件进行了修改,人民日报和人民网在2001年2月2日以《“法轮功”为什么能“迷魂”》为题摘要发表。中国新闻网2001年3月28日以“催眠和引发精神病—-对法轮功‘迷魂’的深入剖析”为题刊发。新华网2001年4月2日以“法轮功迷魂原因剖析”登载。

我的研究结论最核心观点是:“法轮功”特殊的习练方式不是表面练的几节动功,而主要是‘学法’,即李洪志特别特别重视强调要求的,要用大量时间反复去读他的书、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甚至是要通过抄书背书方式,把他的歪理邪说全部装进头脑。

心理学研究早就发现长时间反复单调的刺激对所有人都有催眠和转变观念的作用,犹如“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临床心理医生正是利用这个特点,在催眠状态下给患者灌输建立良性积极观念,来置换导致患者心理病变的不良观念,治疗其心理疾病。纵观“法轮功”学法的操作,早已超标具备了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这个催眠条件,所以“学法”必然对信徒有强烈的催眠和被反复强化输入的歪理邪说扭曲观念信以为真的强大作用。这才是“法轮功”具有强烈迷魂洗脑和精神控制作用的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原因,或自然科学机制。绝大多数痴迷状态的信徒们实际上是处于“学法”引发的深浅不同的催眠状态,或少数人被诱发出轻重不等的精神障碍病态。对这类痴迷者,只有在用科学的解除催眠状态方法或抗精神病治疗后,使他们的精神意识恢复到正常的理性清醒和逻辑状态,说理类的思想转化或亲情感化工作才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否则,仅靠简单的磨嘴皮子思想工作方法,不仅事倍功半,而且会巩固不住转化效果,轻易反弹回去。

总之,邪教痴迷者的“病变”部位是在脑部,病变性质是精神被控制、观念被扭曲。邪教教主们主要是通过“学法”、“读经文”等有强大催眠作用的方法实现迷魂洗脑控制精神的目的。推而广之,所有宗教让信徒虔诚信仰的方法层面也主要如此。催眠状态下天天不断学习重复的那些经文歪理邪说的内容,会逐渐变成自己的价值观念深深扎根在意识甚至潜意识中,通过大脑第二信号系统形成条件反射在大脑强化固定下来,成为指导自己行为的准则,以及成为转化困难和非常容易反弹的物质基础。要想有效抑制、消退、清除这些建立起来的条件反射,真正从科学意义上主动提高对邪教痴迷者的教育转化效率和牢牢巩固住转化效果不反弹,必须具备脑生理学、心理学、精神病学和气功等相关学科知识,遵循科学规律办事才行。

我的这些学术观点除了被前述媒体公开报导外,也被多家媒体编发了内参。人民日报2001年3月7日以《专家研究众多案例建议:对“法轮功”痴迷者进行精神康复治疗》为题,摘要编发了第103期《情况汇编》。北京日报4月9日以《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医学博士张洪林认为:有些“法轮功”痴迷者是精神病患者》为题,摘要编发了第5414期《内部参考》。健康报总字第1260期以“法轮功痴迷者普遍存在精神障碍  医学博士张洪林就其转化问题提出建议”编发内参。《法制日报》以“医学博士张洪林对‘法轮功’痴迷者转化工作提出建议”为题编发“专送件第54期”内参。

还是极其遗憾的是,明明知道邪教信徒们是“痴迷者”,是被迷魂洗脑控制精神了,主管部门却至今没有组织部署,让与“痴迷”最相关的全国心理学、精神病学、脑生理学等专家们大面积介入到教育转化工作中,而是组织不懂相关专业知识的干警们辛苦做这些勉为其难的工作,是严重的科学缺位!这是20年来邪教管控治理工作中最大的遗憾和失误!是至今李洪志在国内仍有社会基础号召力的根本原因!回顾这些巨大遗憾,我这个早就看的很明白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科研人员至今也还是真真正正地难以释怀!

不算在1999年“法轮功”成为邪教前与后,我始终进行的揭批伪气功的工作,仅大概看看我近20年来揭批邪教的社会工作,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这个成就感主要来自我的前述理论在教育转化邪教痴迷者实践中起的实际作用,以及我在巡回科普讲座发挥的作用。

2001年北京市主管领导在看了北京日报我的理论观点内参后,北京市陆续组织了多场次讲座,请我为全市在一线从事教育转化工作的干部讲课。对我讲课内容反响非常强烈,认为把他们在转化实践中不理解的困惑都解答了,明白了自己在实践中辛苦摸索总结出的有效方法的科学性所在。

很多人都知道司马南是个“反伪斗士”,并不一定知道他在成为反伪斗士以前,也是个非常痴迷伪气功、认为自己也有神功异能、发功治好很多病人、有很多崇拜信徒的伪气功大师。他是在找上门来与我打擂台的过程中,被我清洗掉他的痴迷观念,转化了对伪气功的错误认识后,与我化敌为友成为反伪斗士的,并且至今没有反弹回去。

四、对今后工作的几点建议

(一)、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建议主管部门组织脑生理学、心理学、精神病学等学科专家,在帮助他们学习了解补课“法轮功”等邪教特点的基础上,亲自接触邪教痴迷者和反弹的典型案例,针对实际共商总结规律。形成科学有效的教育转化方法和巩固转化效果的方法。力争早日实现全部痴迷者被真正彻底转化不反弹的目标,让李洪志彻底失去鼓惑利用的基础。

(二)、虽然“法轮功”定为邪教后,伪气功的发展受到极大遏制,但是伪气功在层面下的活动像割韭菜一样,不断冒头,始终没有停止过。伪气功的实质和社会危害至今没有得到彻底清理,伪气功至今依然是产生邪教的肥沃土壤,王林大师的出现就是实例证明。甚至一些社会精英都对王顶礼膜拜,他还有意攀附多位高级领导干部,分别与他们一起照相显示自己。如此发展趋势很容易出问题。所以建议中央专门对党员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领导干部,增加一条严厉的纪律约束,不许他们与宣扬有神功异能的人物接触往来。此外,宣传媒体应该对伪气功的实质与危害长期进行揭批,使伪气功这个产生邪教的土壤温床得到彻底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