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缔法轮功20年后关于同邪教斗争长期性的再思考、再认识

2020-01-10 15:50:00
转贴:
薄荷茶社

1999年7月22日“法轮功”被依法取缔到现在已经20年了,我们同法轮功等邪教的斗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但斗争远未结束。从斗争开始中央就提出斗争“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的正确判断,回顾20年来同法轮功等邪教斗争,深入思考这一斗争过程对进一步认识同邪教斗争长期性所面临的责任和任务很有必要。下面谈一些个人的思考和认识。

一、进一步深化同邪教斗争长期性的认识

(一)要认识到同邪教斗争的长期性有其历史根源和现实土壤,也是历史发展阶段决定的,不以人的主观意识为转移。

从邪教产生蔓延的历史看,中国历史上自秦汉起就产生了从巫术、邪术衍生出的邪教,如“五斗米道”、“太平道”等,同时期还产生了佛教异端“大乘教”。南宋时期则产生了影响危害跨朝代达数百年的“白莲教”。明清时期邪教更是泛滥成灾,如“弘阳教”、“闻香教”,还包括我们熟知的“八卦教”以及冒用基督教的太平天国“拜上帝会”等。民国时期则产生了大量的民间会道门组织,这类组织靠巫术、邪术笼络人心、危害社会。综上所述,可以看出邪教在中国历史上长期存在于社会生活当中,而时至今日我们对历史上的邪教、巫术、邪术往往研究不够。同时,由于历史问题的复杂性,邪教问题往往不是孤立存在,在历史教科书中鲜有表述和揭露,对有些邪教特征明显的民众群体暴动往往更多强调其反封建、反压迫,强调其历史进步作用,而对其邪教性质揭露不够,造成一些历史上的邪教巫术常常借历史事件、传统文化、民间故事还魂。

从现实情况看,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改革开放后,社会上各类邪教的活动一刻也没有停止,究其根源是其生存蔓延的土壤仍然存在。一方面,虽然随着科技进步和时代发展人们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人们对未知世界的探索远没有尽头,对宇宙、生命等的终极追问和疑问随着科技进步反而更加迫切,很多人最终寻求在宗教和宗教文化中寻求答案,而绝大部分邪教恰恰是冒用传统宗教来伪装自己,真假难辨。另一方面,面对改革开放后社会变化和个人际遇变化的难以预测,一些人产生适应困惑、迟缓,对人生曲折充满畏惧或无助,精神需求亟待调整适应,这就很容易被邪教混水摸鱼钻了空子。这样的背景下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科学进步、教育普及的今天邪教仍有其生存土壤。对此我们要形成共识,认识到邪教的产生和传播仍有其深厚的社会基础,科技进步和教育普及并不能完全杜绝邪教传播蔓延。同邪教的斗争将伴随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整个历史过程甚至更长的历史阶段,在可遇见的未来防范邪教危害社会将始终是全社会面临的重要任务。

(二)要认识到传统宗教和民间信仰的广泛存在和深厚的社会基础决定了邪教可冒用它们伴生发展的客观现实,这个客观现实长期存在于社会生活当中,要给予足够和清醒的认识。

邪教冒用依附传统宗教蔓延发展是世界各国绝大多数邪教惯用的伎俩和手段,也是普遍存在的现象,中国也不例外。学术界有一种观点认为,有宗教必然产生邪教,此种观点有一定道理。中国的宗教信众泛神论特征明显,信仰多以人的实际需求为重心,更多实用主义色彩,很容易为邪教所利用。从目前在国内发现的二十多种邪教和十几种有害功法组织来看,它们主要是冒用基督教(新教)、佛教、伪气功和所谓特异功能等发展而来,社会上一些暗中活动的宗教异端组织和宣传各种匪夷所思神迹的功法组织一旦坐大成势很有可能蜕变为邪教。这就提醒我们要在防范邪教警示宣传教育中、在科普宣传中要针对重点人群,重视发挥宗教界人士和各级体育健身气功组织的作用,注意引导潜在高危的人群了解宗教知识、气功知识,学会辨别真伪,尤其是对一些脱离宗教管理部门和体育管理部门视线的非法组织、地下组织要及时发现,主动作为,不能放任不管,任其发展。

(三)要认识到改革开放的国际环境和社会多元化大背景大环境下的客观现实决定了同邪教斗争的复杂和困难,也决定了斗争不可能一蹴而就短时间内取得彻底胜利。

从世界各国邪教活动的情况看,邪教发展蔓延已呈国际化趋势,成为世界公害。中国改革开放的大环境和社会多元化的社会现实也让一些境外邪教逐步渗透到国内发展,境内邪教也谋求到境外发展借以扩大势力和逃避打击。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则是境外发展,境内网上指挥活动。20年来由于境外敌对势力的支持法轮功等一些邪教已逐步蜕变为具有邪教性质的政治势力,目前看,彻底打掉其境外指挥体系难度极大,境外指挥策划,利用互联网指挥勾连国内痴迷者滋事是其主要手段。各种境外敌对势力的介入和支持也使得这场斗争成为涉及国际关系诸多制约条件下的政治斗争,有些是我们目前力所不能及或受到客观条件限制的。这也就决定了我们同邪教斗争不仅是一场政治斗争,更是复杂的国际政治斗争,不可能短期结束。

(四)要认识到邪教组织对信徒的精神控制导致深陷其中的信徒摆脱其精神控制和心理依赖往往是个漫长的过程,也是教育转化面临的长期任务。

我们同法轮功等邪教斗争中的一项主要工作是教育转化挽救解脱邪教痴迷者,让邪教受害者摆脱精神控制回归正常社会生活也是我们同邪教斗争最终目的。首先要认识到,20年来教育转化工作成功转化了绝大多数邪教痴迷者,极大地削弱了法轮功等邪教的社会基础,工作成绩巨大。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教育转化工作一直存在工作难度大、经费投入大、持续时间长,且被转化人员时有反复,一些邪教痴迷者几经转化,反复,再转化再反复,甚至不排除反复问题会伴随一些涉邪人员漫长的人生等问题。部分痴迷者最终彻底摆脱邪教桎梏需要长期的过程和我们持续不断的教育转化工作,长期持续的教育转化工作是让邪教痴迷者彻底转化融入社会,融入正常社会生活的主要工作手段。还要强调的是,教育转化工作不是通常意义的思想政治工作,需要专门的队伍和具备专业知识的志愿者,在这方面已形成社会共识。在大规模教育转化工作完成后如何保留这支队伍的骨干,如何保持队伍的稳定性,如何提高这支队伍适应不同的教育转化工作对象的业务能力则是目前面临的问题。站在我们同邪教斗争长期性的认识来思考这一问题在今天尤为重要,归根结底让涉邪教人员最终脱离邪教,教育转化始终是不可替代的思想武器,这也决定了教育转化工作必须持之以恒、长期不懈抓下去。

二、斗争的长期性要求我们要顺应时代要求与时俱进开展工作,做好同邪教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

(一)要更加注重在依法治国大背景下,充分利用法制手段开展同邪教的斗争。

回顾20年斗争历程,运用法律武器开展同邪教斗争,依法治理邪教符合依法治国总体要求也是同邪教斗争长期性的必然要求。1997年3月,第八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了对邪教组织的依法处置。这是中国依法处理邪教迈出的重要一步,在这之前对各类邪教多以文件形式进行明确和处置。时隔两年,法轮功问题爆发,1999年10月,高法、高检颁布了《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1年6月,高法、高检又颁布《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2015年 8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十六次会议通过《刑法修正案(九)》,修改完善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2017年1月,高法、高检颁布了《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可以看出这些年来依法防范处理邪教已经有法可依,法律作为同邪教斗争的利器有力地打击了邪教的犯罪行为和蔓延势头,也改变了之前仅靠有关文件作为依据开展工作的局面。为适应斗争的长期性各级党和政府部门要更善于运用法律武器开展工作,更要注重依法、依规,在法律框架下开展同邪教的斗争。脱离法治框架开展同邪教斗争,主观动机是好的,看似有理有据,但很难避免偏差和政策不统一,导致产生社会负面影响。从斗争长期性的思想认识出发,树立依法反邪理念,依法开展同邪教的斗争才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才能取得最大的社会效果,也才能取得同邪教斗争的最终胜利。

(二)要更加注重反邪教宣传警示教育工作,工作前置、防患于未然。

多年的实践证明,挽救误入歧途的邪教受害者,做他们的教育转化工作,尤其是深度痴迷者的教育转化工作,任务艰巨社会投入大,教训也是极其深刻的。20年的斗争实践告诉我们,只有把警示教育工作前置,把预防工作做在前,尽可能减少群众受骗上当,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成效。反邪教警示教育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揭露其对社会危害的同时更要强调邪教对普通百姓群众的伤害为切入点,从群众有切身利害的方面入手,更加贴近群众生活才能入脑入心,让群众喜闻乐见,避免反邪教宣传内容简单化、泛政治化。警示教育还要做到更有针对性、对不同群体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既有面对广大公众的普及性宣传,也要有针对特殊和敏感群体小范围特定内容的教育和解答对话式的宣一对一传教育。尤其是要及时跟踪了解社会上不断冒出的伪科学的奇谈怪论和改头换面的封建迷信,对这些产生邪教的温床要及时揭露批判,不能置若罔闻或不闻不问。

(三)要更加注重国际大环境下开展国际合作反邪治邪,广泛发动人民群众自觉抵制境外邪教的渗透

邪教是人类的公害,国际合作反邪有着广泛的认识基础。习近平主席在国际场合多次提出要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同邪教斗争中如何在建设人类共同体的国际大背景下开展反邪教工作指明了方向,也是今后反邪教工作重要的领域,各级政府和社会组织都要给予足够的重视并积极参与,充分利用国际商务、旅游甚至私人交往等动员广大人民群众主动参与到境外抵制邪教、反对邪教、揭露邪教活动。

首先要看到,邪教问题有广泛的国际性。尽管各个国家制度不同,具体认识上存在一些分歧,处理手段法律依据上也不尽相同,但就对待邪教整体而言各国政府都是持反对态度的。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下邪教传播蔓延也呈现国际化趋势,源自中国的邪教为扩大影响、逃避打击转而在境外落脚发展组织遥控指挥国内残余势力。源自境外的邪教借助国际交往的大环境或明或暗向国内蔓延渗透,单靠国内开展同邪教的斗争很难除根。虽然法轮功、全能神等一些国内邪教组织把总部建到境外,它们到境外后往往以受害者、弱者自居,掩盖邪教本质,有的披上政治外衣,有的标榜为新兴宗教组织,有的装扮成世俗组织,一些境外

敌对势力或对其给予利用资助,或结伙参与其反华活动,但这丝毫不能掩盖其邪教本质,他们和其他敌对势力的勾结也注定是各怀鬼胎、相互利用的权宜之计。

第二要看到,随着国人出境人数每年已达上亿人次,正反两方面的影响都会日益扩大。一方面,境外邪教针对出境游客的宣传一刻没有停止,一些邪教甚至暗中组织教徒出境聚集参加所谓培训。另一方面,出境旅游的群众由于认识到邪教的危害,日益成为在境外抵制甚至反对邪教的重要依靠力量。即不能低估邪教针对出境人群的反宣活动,也不要低估人民群众的认识能力和抵制力量,在这方面有大量的空间和机遇来开展反邪教工作,也会直接影响到所在国民众,让他们认识到一些从中国流窜到境外的邪教羽翼丰满最终会危害当地社会和民众。

第三要看到,境内外社会差异对反邪教斗争提出更高要求。在国际发声更要注重揭露邪教的反人性、反常规和荒谬愚昧的本质,暴露其邪教劣行,尽可能减少简单的政治化宣传,避免邪教冒用政治组织为自己掩饰邪教本质。各国法律差异很大,国外民众对同一行为可能认识不一至,但对邪教危害社会、危害家庭、危害健康的认识则是共同的,这就使我们开展境外斗争具备了条件,长此以往开展下去,邪教在境外失去活动空间,其衰败是必然的。

(四)要更加注重邪教的发展演变,针对其内在和外在的伪装变化有针对性的开展工作,形成工作合力。

20年的斗争实践可以看出邪教组织为了逃避打击暗中活动也在绞尽脑汁采取各种策略试图苟延残喘下去。可以明显看出法轮功等邪教在境外试图改变其邪教形象,去邪化、常人化动作频频,更多参与社会和政治活动来包装自己,谋求继续生存发展;在境内则更多利用法律框架内的手段甚至钻法律空子谋划邪教滋事活动逃避对其打击处理,全能神等邪教则隐藏更深、行为更诡秘,其联络活动多采取原始面对面方式以逃避打击。还有一些邪教为逃避打击则把聚集地培训地设在周边国家或港台地区,还有一些准邪教、类邪教组织欺骗性更强,伪装更巧妙,多打着社会主流价值观,利用组织合法活动来掩盖或伪装其邪教本质。旧有的那些邪教的骗人伎俩已被公众识破,但一些打着新名词玩弄新概念的骗人招数仍层出不穷。一些冒用佛教、基督教教义的邪教和最近被揭露出的外星系邪说等,其伪装很难被一般民众识破,一些原有邪教也在被公众识破后改头换面,或变换其外在形象,或另起炉灶,看似去除原有邪教色彩,其实质则是加大伪装,更具欺骗性。这就更需要我们的情报信息工作及时发现苗头,有关部门和宗教等各界人士积极参与揭露其伪装。面对新的斗争形势我们的各级党和政府部门、各级专业部门要继续完善和改进部门联动,教育宣传、教育转化、情报信息、依法打击等各项工作形成有机整体,与时俱进开展工作确保防范处理邪教工作形成合力。

20年前党中央要求全党要清醒的认识到同法轮功等邪教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经历20年的斗争,我们对同邪教斗争长期性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只要全社会形成共识,防范邪教工作形成常态,常抓不懈,就能有效控制邪教的蔓延渗透,确保人民群众不受邪教伤害,确保社会安定祥和,也是20年来同邪教斗争给我们的历史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