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洗脑术及预防方法

2015-10-27 14:10:00
雅婷(编译)
转贴
1616

精神控制术是邪教头目用来控制信徒的一整套心理技术。 

“邪教观察”(Cultwatch)网站没有把精神控制术当作是能够消除人们自由意愿的一些神奇技术,换句话说,它并不能把人变成某种遥控机器人。而我们将它视为一个输入邪教信徒身上的欺诈性影响。因此,与其把它定义为类似电影中外星人一样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倒不如把它比作一把枪。邪教头目将这把精神控制的“枪”瞄准一个信徒,然后说到:“如果你离开我们,你将众叛亲离。”,“如果你不顺从我们,你将万劫不复。”,“如果你不给我们钱,你将倾家荡产。” 

我们把精神控制术破解成邪教徒们使用的一系列技术手段,这些手段的总和就叫做:精神控制术。 

精神控制术之一:诱骗 

邪教需要靠欺骗的手段来招募和运作。这是为什么? 

因为如果人们事先知道了他们的真实做法和企图,就一定不会“同流合污”。所以邪教需要伪装自己,直到他们认为你真正接受了它。 

试想一下,如果天堂门邪教头目对这个组织毫不掩饰,对所有新招募的人员说:“加入我们吧,穿些奇装异服,然后被阉割,最后赐予毒药!”他必定不会有顺从者了。 

警惕:没有哪个合法组织需要掩饰他们的信仰和行为。 

每个邪教组织都会用一副老套且精心编排的公关形象来掩盖它不可告人的本质。你会听到他们是如何济世救人,如何拥护科研、和平和环境。信徒们也会告诉你,他们在组织里有多么的快乐(或者在邪教里,每个人都总是看起来非常的开心和热情,主要是因为他们被要求装出“开心”,否则就会有麻烦)。但你绝不会被告知在这个组织的真实生活和他们的真实目的,这些真相他们会渐渐地灌输给你,一次一点,所以你根本无法察觉这些微妙的渐变,直到最后你的所作、所为、所想都变成了他们最开始预期的样子。 

精神控制术之二:排他/封闭 

一个正常的宗教组织并不会限制你调换团队,只要你还在相同的信仰体系下。因为他们真正在乎的是信仰而并非组织中的某个成员。例如,如果你是一个基督教徒,那么你可以从一个教堂到另一个教堂,却不会改变你的教徒身份。 

然而,邪教头目就会告诉你,你只能在他们的组织中才能获得“救赎”(或者“成功”),其他任何组织都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决定你未来的并不是信仰体系,而是你在某个特定团队中的成员身份。 

警惕:任何告诉你只能归属于他们团队的组织,基本能确定它就是个邪教。 

邪教头目们需要让你相信如果你想要得到“救赎”,就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或者一旦你离开这个“唯一的真理教派”,你将万劫不复。这是一种基于恐惧的控制手段,也是它给予了头目们凌驾于你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如果你真的相信,离开组织就等于离开上帝(或者就意味着你将失去获得成功的唯一方式),那么,即便你并不信服于他们,也会选择遵从而不是去冒被踢出组织的危险。排他主义实则是一种威胁,它通过你内心的恐惧感来控制你的行为。 

精神控制术之三:胁迫 

邪教的“领导阶层”是令人恐惧的。不顺从领导阶层就是在违背上帝。邪教头目们宣称自己有上帝赋予的直接权力,可以控制你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这个邪教不是一个真的宗教团体,那么质疑领导和方案也会被视为一种反叛和愚蠢的行为。 

内疚,人格损毁和破坏会谈。你的内疚将会成为操控你的武器。可能你没能赚大钱是因为你没有“遵从方案”,可能你不能让新招募到的人员改变信仰,是因为你“内心高傲且充满罪恶”。一定不会是方案不起作用或者那些新招募到的人员有着不愿加入的正当理由。这些总是你的错,你总是错的,所以你必须更加努力。同时,你还会因为没有遵从邪教里那些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感到非常内疚。 

人格损毁是一类错误的回应方式,它主要发生在并没有起实质性争执的人或团队中,用来引发你内心的愧疚。人格损毁的技术名称是“人身攻击”,那么它到底是如何起作用的呢?试想一下,你进入了福特和亚瑟两人间的对话: 

福特说:“一加一等于三。” 

“不,我不这么认为。你看,当我有一个东西,再有另一个东西的时候,我总共是有两个东西而不是三个。”亚瑟这样回复。 

“我明白你的观点。但你得知道,在我刚刚发明的负数域中,一加一的和然后用斐波那契序列中的第九切数平方后的结果是三。”福特得意地宣布着。 

是的,福特是错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福特试着用自己所信奉的理论依据去反驳亚瑟的回答。这就是人或者团队之间的一种很健康的辩论方式。现在我们看看如果福特要用“人格损毁”来进行辩驳又会发生什么…… 

“亚瑟,我做数学家的时间比你长。你竟敢质疑我!很显然,你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我觉得你不赞成我的说法是因为你嫉妒我,老实说,你的反驳真的伤害了我,也伤害了其他很多人。”福特将自己的脸凑近了亚瑟,说到。 

你看,福特并没有回应亚瑟的争辩,而是在攻击他的人格。如果你不了解“人格损毁”的运用方式,那么它将成为能够操纵你的一股强大力量。 

警惕:人格损毁是邪教的一个确切信号。 

破坏会谈发生在一个、两个或者更多邪教信徒或头目们在一起攻击另一个人人格的时候,有些这种谈话会持续几个小时。有些教徒甚至一定要逼的他们的“战俘” 嚎啕大哭时才肯罢休。 

警惕:邪教成员们总是不敢违背或者反对他们的领导的任何方面。然而,一个健康的组织在问题的争论上言论是自由的。 

精神控制术之四:爱的轰炸&关系控制 

邪教徒们知道,如果他们能控制你的关系,也就直接控制了你。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我们都会深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当你最初进入一个邪教组织的时候,他们就会对你进行“爱的轰炸”,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给你安排很多“相见恨晚的朋友”。这似乎很好呀,一个如此有爱的团体怎么可能是有问题的呢?但是,很快你就会明白,一旦你不顺从他们或者要离开组织,你就会立刻失去你的新“朋友”。这种无声的威胁影响着你在邪教里的所有行为,因为你不想被排斥,所以会默默地咽下所有你埋怨的事情。就好像在一个非健康的组织中,爱的阀门是可以随意的打开或者关闭的。 

邪教徒也会尽量切断你和朋友、家人的所有联系,因为他们讨厌别人来影响你。一个精神控制式的邪教也会试图操纵你的生活来扩大你与组织成员中的联系,并且尽量缩小你与外界的接触,尤其是那些反对你加入的人。 

警惕:注意“一拍即合的朋友”,切记日久才能建真情。  

警惕:注意那些限制你能见谁,不能见谁的组织。 

精神控制术之五:信息控制 

控制信息则控制人。在一个精神控制式的邪教中,任何来自外界的信息都被定义为邪恶的,尤其是那些反对的信息。信徒们被告知不去读,更不要相信,只有本教提供的信息才是真实的。一些邪教将反对他们的信息标注为“迫害”或者“精神色情”,另一些邪教把这些叫做“叛教者文学”,一旦你沾染到他们便会被驱逐出组织。邪教会训练他们的成员及时消除自己收到的批判性信息,甚至绝不容许那些可能真实的想法。 

警惕:如果你被一个组织要求不去触碰那些反动信息,那么这就是邪教的一个信号了。      

常言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基于是否有利于教派而非它的真实性来过滤有效信息或者试图诋毁它是古往今来惯用的控制手段。 

警惕:合法组织不会担心他们的成员读取任何有评判性的信息。 

精神控制术之六:报告控制 

在一个类似于德国纳粹或俄国共产主义的精神控制式邪教中,你必须谨言慎行,因为“隔墙有耳”。每一个人都会被鼓动着去监视还想“挣脱” 的兄弟姐妹们,然后把他们看到的都如实向头目禀报。然后邪教头目们会利用这些信息来说服他们的成员,说他们有一个神奇的关联,那些深信不疑的教徒们根本不会去质疑这个隐藏着诸多泄密的非常自然的机制。 

在精神控制式邪教中的人也会掩饰他们真实的想法和感受,他们带着面具,佯装出一副完美信徒的样子。这副面具是一种防御,让他们免于被举报或者因为没能达到预期要求而受罚(邪教徒们从不会觉得自己达到了教派的理想要求,而觉得身边的其他人能够达到,可实际上,身边的其他人和他们的感受也是一样的。)因此,邪教徒们不仅仅要欺骗“外人”还要欺骗“同胞”。邪教中几乎没有亲密的友谊团体,如果有,邪教头目们会把他们视为威胁,然后离间他们彼此。邪教徒们对组织和领导的忠诚高于一切。 

警惕:你的秘密被领导知道了吗?如果是,那这就是一个邪教。 

精神控制术之七:时间控制 

精神控制式邪教总是让他们的教徒忙于各种集会和活动,以至于他们疲惫得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他们所参与的事情。 

时间控制也可以帮助邪教让他们的教徒都沉浸在他们创设的环境中,还可以帮助邪教徒远离他们的朋友和家人。 


警惕:无止尽的强制集会和任务是邪教的一种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