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时间把脉 曾经风光的修表业

2016-01-07 10:20:00
转贴
1243

修表行业曾经风光无限

在沙坪坝杨公桥立交桥下的地下通道里一家不到20平方米的店门口,有块陈年的招牌,上面写着“修钟表”三个字。

贺洁民是这家店的修表师。他从拜师求艺至今,已经在这行摸爬滚打了近40个年头了。

起初是在自己老家摆摊修表,后来在双碑的一些坝坝里摆摊,现在这些坝坝已经修成了高楼大厦。“当初拜了师傅学了两年后出师,后来师傅去世了,和自己一起学手艺的同行们也大多另谋了出路。”贺师傅回忆到。

大概是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贺师傅还在沙坪坝双碑摆摊,那个时候流行山城手表、东风牌等手表,尽管当时贺师傅的摊位边还有几个修表摊位,但“三大件”的兴起,让他的生意也非常好。“那个时候,干修手表这行的,就要讲究脾气好和耐性好,修手表尤其格外细心,不能马虎大意。”贺师傅从那个时候起,就非常注意收敛脾气,在修手表的时候偶尔陪客人聊天,同时还能保证手表“药到病除”。

“手艺好,口碑好,到哪儿都有人来找。”

在贺洁民看来,修表是个需要定力和灵活脑袋瓜的活儿。“过硬的技术,良好的口碑,肯定能获得顾客的信任。”他带着自己的行头从摆流动摊位搬到了如今地下通道的店面里。

老行当被时代淘汰 老手艺人曾想放弃

然而,到了90年代,随着BB机的出现,手表这个“艺术品”被新鲜事物渐渐取代,手表维修的生意也随之变得“无人问津”。

渐渐地,修表生意少了许多,很多资深修表师傅顶不住生活的压力,纷纷“抛弃”了这门手艺,另谋出路。

贺洁民说,以前和他一起“出道”的修表匠们,很多都早在90年代因为生意惨淡而选择了到机械厂上班,当厂里的机修工。看着身边的同行都纷纷放弃这门手艺,去另谋出路,贺洁民心里也一直动摇,在想要不要也和其他同行一样。

但因为对修表行业的执着和这么多年心血的付出,贺师傅还是选择了继续维持。

前景虽好 但传统手艺难传承

如今,手表不仅仅用来看时间,更多的是身份的象征和财富的体现。

“现在手表虽然只是装饰品,但是不可能坏了一点就换掉,还是会找地方维修。而且手表的价位越来越高,修表的利润也不会少。”话虽这样说,但贺师傅的心情并不好,而且越来越急,因为现在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静下心来,学修表这门技术。“现在生活节奏快,连自己的儿女也宁愿去单位上班,他们觉得这个不挣钱而且累,年轻人哪里吃得了这个苦头。”

贺洁民说,之前他也先后收了6个徒弟,但是陆陆续续到现在都没从事这个行业了。包括其他同行收过的徒弟也是一样的情形。

“现在手表种类多,零件太复杂,如果不花时间琢磨透,也是很难入门的。”贺师傅话音刚落,门口走进一名老顾客,将表带坏了的手表递给周师傅。只见贺师傅傅拿起放大镜,用上自己制作的“放大眼镜”看损坏的表带,拿起小榔头,把手表带放在铁凳上,几下工夫,手表带就弄好了。“多少钱?”老顾客问到。“5块钱就可以了。”

整理好工具后,贺师傅回过身来说,“老年人挣钱都不多,平时也节省,带的手表很多都是老款式手表了,所以就不赚钱,如果遇到夏天太热的时候,对于老顾客我还会上门维修。”


袖珍起子、袖珍榔头、袖珍操作台……一个小小的板车放下了修表匠所有的家当。曾几何时,手表是每个家庭必不可少的物品,然而,随着时代变迁,修表这一民间的老手艺也经历着辉煌、衰落及复苏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