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要闻推荐
北青报:严查“女德班”当直指其精神控制的本质
来源:人民网 作者: 时间:2020年07月31日  17:58

近日,曾开办“女德班”的辽宁抚顺传统文化研究会在山东曲阜举办夏令营。在课堂上,主讲人的一些话语颇为惊悚:“不学习传统文化就得胃癌”“戴‘美瞳’的女生不正经”“从前的我天天带着一副贱相,真的是伤风败德”。为了达到“教化”的目的,课堂上还使用了大量的血腥图像,播放的视频十分“辣眼睛”,话语也让人有些不适。目前,山东曲阜已经发布通报,责令相关公司立即终止该夏令营活动,并退还相关费用。

死而不僵、死灰复燃,“女德班”又一次以劲爆的形式回归公众视野,如同以往一样,奇葩、雷人、阴毒而狂热。流出的讲课资料、现场视频等等,让人出离愤怒的同时又不寒而栗。名曰“女德班”,玩的却是洗脑驯化、人格摧残的那套。在如此怪诞诡谲的课堂内,学员们所学会的必然不是“克己复礼”,而是倒行逆施“与世界疏离,与世界为敌”的孤立主义与斗争哲学。现实中所谓的“女德班”,远不只是鼓吹“三从四德”的封建道德那么简单,它更近似于一种精神传销。

值得注意的是,涉事的抚顺某团伙,此前多次办学被取缔,而后又频频流窜多地开班,堪称 “打不死的小强”。鉴于此,不仅要对“女德班夏令营”露头就打,还要“打蛇打在七寸”。既然该夏令营存在教学视频内容低俗、涉嫌使用非法出版物、防疫措施落实不到位等诸多问题,且该企业属于累犯,监管部门就要根据相关法规,对其进行严厉查处。此外,要将管理关口前移,各地协同作战,对该企业列入“黑名单”,来一个釜底抽薪,避免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决不允许封建残余思想招摇过市,荼毒青少年。

毋庸讳言,“女德”的确有一定民间信仰基础,这构成了这门生意的需求基础。不少家长希望女儿能够学点传统文化、多点知书达理,此时,号称一站式养成“淑女”“闺秀”的女德班,就成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选项。“女德班”由此成为一门包赚不赔的生意,背后有一套非常成熟的商业运作模式。组织者明白要赚谁的钱,更懂得如何赚钱,而且还可以逃税。不难发现,女德班很像精神传销,总能不偏不倚击中社会痛点和人性弱点,然后施展洗脑术,让学员们乖乖掏钱。

家长们所以为的“女德”,和女德班所教授的东西完全是两回事。信息不对称,恰是此类生意绵延不断的又一关键。除此以外,我们还应该看到,女德班十分擅长“内部控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许多学员都对女德班深以为然,“洗脑”堪称彻底。从技术层面审视,女德班的手段残忍而成熟:首先,以言语自侮、自轻自贱来摧毁学员的尊严意识、主体人格;而后,通过树立敌人来建构“女德者”的集体归属、自我认同;这之后,则是不断的诅咒、重复的口号,直至大脑清空再被谬论塞满。

“女德”,一个模糊的、抽象的概念,本身并不足以演化出宗教式的狂热,但是,“女德班”作为一个高度组织化的实体,则实现了这一切。若是剥离其“传统文化”“女子德行”的法衣,所有人都该看清,“女德班”就是一个怪物,是一个对内摧残学员心智和尊严,对外散布仇视与恶意的毒瘤。严查女德班,不能仅仅局限于“违规办学”之类的程序复核,还要就其思想荼毒和精神传销做出实质审查和阻击。

相关阅读
为什么拿高薪?为什么是他们?……“天才少年”牛在哪儿?
近日,华中科技大学两名毕业生获得华为“天才少年”职位引发关注。其中计算机系统结构专业毕业的张霁获得年薪201万、姚婷年薪156.5万。
回家的路,他“走”了二十七年
时隔近27年后再相见,母亲与儿子久久伫立,一时不敢相认。
黄河,沙退水清正成为现实
月中旬以来,平日浊浪滔天的黄河壶口,竟不时变身清流飞瀑,在20多米的陡崖间奔腾直下。沿黄各省(区),也不断传来黄河变清的消息:从内蒙古托克托县河口镇到河南郑州桃花峪,1200多公里的黄河中游,多处出现“一河清水向东流”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