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渝情渝理"
微信
"重庆反邪教"
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图说案例:一名全能神“牧师”的忏悔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2年08月26日  15:40

我叫王芳,男,初中文化,广东省南雄市人。我于2006年开始参加基督教,2010年被拉拢并加入“全能神”组织。由于相信“全能神”,我不顾家人反对,疏远家人,几乎奉献了自己所有的钱财,更可悲的是将女朋友也拖进“全能神”泥潭。为了侍奉所谓的”神“,我们放弃了结婚,她甚至为了信神而堕胎。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全能神”害得七零八落,令人唏嘘。

2005年圣诞节临近,我在中山市坦洲镇进了一批圣诞帽摆地摊售卖。一个龚姓阿姨看见,就跟我谈起圣诞帽的来历。从那以后,龚阿姨经常来我摆摊的地方讲《圣经》里的故事,讲信耶稣的种种好处,渐渐地我被里面的人和事吸引了。我心想:有这么好的”神“,能得到”神“的庇护,信一下也不会有损失。

2006年3月的一个星期天,我禁不住龚阿姨的说动,跟着她去了珠海听杨牧师讲道,从那以后,我就信了基督教,星期天有时间就去听布道。做多了礼拜,我的心情也慢慢有了好转,对人生也有了希望。2010年3月,我再次碰见龚阿姨,她非常热情地叫我一定要去听听陈牧师讲道。第二天,龚阿姨让我跟着她们进了一个陌生的小区里面。陈牧师读那些有关大灾难的经文,如战争、饥荒、地震等等,告诉我们说:“不是凡祷告主的人,都可以进天国,最主要的是你能明白天父的旨意,这样你再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天父才称许你。”紧接着,陈牧师一环扣一环地讲出了神的三步作工,让我感到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得永生,不信就会落入大灾难中死亡。

直到后来,我在“全能神”组织里也当上了“牧师”这个角色,才知道不单单这个牧师是假的,连旁边的兄弟姊妹都是假的,就是为诓骗过来的新入会的人营造一个教会的氛围,使其一步步堕入“全能神”设计好的圈套。可惜当我知晓这一切都是“得人”的手段的时候,已经滑入邪教的深渊,成为替他们卖命的死士,完全顺服“全能神”,开始做各种各样的荒唐邪事。

信“全能神”要发毒誓和写保证书,而且不准打听别人的姓名、住址、工作、尽本分等情况。凡不写保证书的人,都值得怀疑。当时我写了一份保证书,大概内容就是全心全意地信奉、顺服“全能神”,保守教会秘密。保证书交给小排长,小排长又要我发毒誓说如果违背“全能神”,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信“全能神”不准多读书。读书是现代社会的“撒旦毒素”。“全能神”教首赵维山的解释是“小学和初中的文化,是人该学的生活常识,高中以上的都是撒旦的哲学,读完高中就是一个小魔鬼成型了,读完大学就成魔了”。很多信徒因此不让自己的孩子读书,听一个河南的信徒说,他们那里的很多小孩11—13岁不让读书了,就开始”传福音““尽本分”。

信“全能神”只能爱神不能爱家人。“全能神”评价好人坏人的标准,就是看是否绝对顺服,只有按照神的话去做才是一个合格的信徒,才能蒙拯救,最终幸存下来。所以很多信徒为了满足神,放弃工作,放弃家人,出去尽“本分”。在这样的“教导”下,不管亲人怎样需要我的帮忙,虽然特别想去帮忙,但是也要忍着内心的痛苦说这是为了脱情感,这也是”神“安排的,看人到底是爱”神“还是爱自己的亲人,只有忠于”神“才有活路。

“全能神”不断强调世界末日很快就要来临,特别是到了2012年,那时候的信徒都相信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世界好像马上就要毁灭似的。许多“全能神”的信徒请了长假甚至干脆辞掉工作全职出来传福音。那时信徒捐献的钱财和物品很多,也有人提供住房场所,当时在我家就放了很多衣服。所有捐献的钱财都被认为是献给“全能神”与“被圣灵使用的人”的祭物,谁要是碰了,就会被定义为“犹大”,对付“犹大”,“全能神”会采取各种残忍手段。“全能神”教会中的“打手”,就是用来对付那些敢偷取“祭物”和出卖教会、出卖信徒的人。所以信徒再穷也不敢去偷用那些钱,也不敢说出教会里的事情来,就是害怕那些“打手”找上门来。

当时我痴迷在“全能神”中,整个人都变了,工作也不像以前那么积极,整天就看“全能神”的书或者去参加聚会。母亲很快就发现了我的异样。一天,母亲拉着我说:“儿子啊,你最近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还是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了?”我都是敷衍了事。那时我痴痴地爱着”神“,虽然每天都能见到母亲,却又离她很遥远。现在回想起来,我根本就没有体谅老母亲的苦心,还觉得自己住在家里会影响信奉“全能神”,此后不久我干脆搬了出来。我租的房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教会的接待地点。当时我除了定期给教会上缴“奉献款”,还要负责每次教会活动的接待,解决活动的器材、饮食等等。

那时我与女朋友相爱了,感情非常好,在我的影响下,她也加入了“全能神”。本来我们俩结婚的念头非常强烈,因为“全能神”给信徒灌输的观念:婚姻是不重要的,只有爱神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婚姻会对你信神造成阻碍,不能全心全意地顺服神,后来我们一直没有结婚,每次聚会的时候也不敢与女朋友接近,生怕他人指责我们没有全心全意顺服神的权柄。

2012年的一个晚上,女朋友告诉我她怀上我的孩子了,我却为此犯大愁。要是有了孩子,我们势必要为了照顾孩子而不能全心全意地顺服神,最后我下定了决心: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啊,我们是侍奉神的人,要牺牲自己的一切来顺服神,孩子只会是累赘。女朋友说什么都不愿意堕胎。最后,我狠心地对她说:“世界马上就要毁灭,末日即将降临,我们的孩子即使能生下来,但是他还不能为神尽本分,末日审判到来的时候他只能受神的惩罚,是要下地狱的啊!”女朋友愣住了,沉默半天,然后开始默默流泪,我知道她被说服了。

那天我带着女朋友到了市里的医院,她全程默不作声地看着我挂号、与医生交谈、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名、交钱。然后我把她送进了手术室。在等待手术的过程中,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特别强烈,大约1个多小时后,女朋友出来了,脸色苍白,她突然很用力地抓住我的手说:“那是我们的孩子啊!”说完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有一段时间,她呆呆地擦干了眼泪,喃喃自语:“孩子,我们将来在伊甸园再重逢吧!天国世界没有痛苦也没有悲伤。”

在这个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邪教否定、反对人类正常的生活方式,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否定工作,认为工作不重要,参与传播邪教的活动是第一要务。在现实生活中,工作是每个社会成员相互分工合作、促进社会进步的主要方式。邪教对工作的否定,直接断绝了痴迷者及其家庭的生活来源,间接影响整个社会的运转。二是否定婚姻与家庭生活。婚姻与家庭是社会生活的最重要载体,承担着人类生命延续和文明进步的重要任务。但是邪教否定夫妻性生活、否定夫妻之间的义务与责任、否定抚养孩子和孝敬老人的重大意义,其结果是摧毁人类文明的根基。三是否定社会及其运行规则。群体生活特征决定社会对个人和家庭的重要性。但邪教否定友爱同胞、和睦邻居等,否定既有的道德和法律规范,认为邪教教主及其主张的教义才是判断人类社会一切活动的终极标准,只允许信徒在其组织内过教主允许的生活。这些对人类自身的否定,是邪教反人类的具体表现。

我是一个不幸的人,曾经误入歧途,加入了“全能神”,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了无法估量的苦痛和伤害;同时,我也是一个幸运的人,在志愿者老何等人的耐心帮助下,我认清了“全能神”的邪恶本质,幡然醒悟,如今我已经开始新的生活。我曾经想过,如果我一直沉迷在“全能神”中,赔光自己的青春、前途、健康、家庭、金钱,我会沦落到多么可怕的境地。我为自己能够从邪教中脱身感到庆幸,真心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案例来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相关阅读
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乌旗:普法草原行 送法进牧区
8月15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乌旗阿拉坦合力苏木青年普法志愿者开展法治文化基层行暨“法律进牧区”普法宣讲活动。
邪教破坏家庭的歪招
邪教信徒的家庭,有几个不是支离破碎,不是悲兮惨兮的?一入邪教,其人必愚,其家必败,这已经是被无数事实证明了的。那么,邪教破坏家庭,多有哪些招数呢?
“法轮功”频举诬告滥诉大棒不改邪恶本性
“法轮功”邪教组织头目李洪志一向瞧不起人间法律,且贬低人间法律,但遇到“烦心事”“闹心事”却常常倚仗人间法律讨个所谓“说法”,跑到国外“理直气壮”地上法庭与常人打官司搏眼球,有意思的是屡诉屡败,因屡败屡诉又被人们戏称为“法轮诉棍”。
渝ICP备2021001722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