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渝情渝理"
微信
"重庆反邪教"
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热心”的陷阱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2年01月19日  14:54

我叫肖荣,今年六十多岁了,我和老伴都是四川某石油企业的退休职工。退休后,每个月加起来有六七千元的退休工资,孩子们也都安了家,日子简单安逸地过着。

家庭和睦,安享退休时光

老伴是名党员,退休在家后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再有就是到社区当志愿者。老伴也经常喊我和他一起去当志愿者,可是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就拒绝了。老伴说现在我们都退下来了,孩子们也都各自有了家,还是要找点事儿来打发时间,发挥发挥余热。

我从小是农村长大的,工作那会儿就喜欢在单位家属院的空地上种点菜。现在我住的小区外面就是河堤,那里已经有好些人整理的菜地,我也找了块地儿。于是我开始一天到晚地扑在地里,自个儿种的菜吃得放心,还可以拿给孩子们,我喜欢这种日子。

就这样,白天老伴儿去当他的志愿者,我去侍弄自己的菜园子,晚上一起回家看看电视聊聊闲天。退休的日子平淡却充实地过了一年多,不料平静的日子被一群“热心人”搅乱了。

“热心人”非真心

记得那是2019年夏天的某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在菜地里给菜苗浇水,有几个年纪相仿的老太太走到我的菜地旁,一个劲儿地夸赞我勤快,夸赞我的秧苗儿营务得好。我不认识这些“好心”的姐妹,但出于礼貌还是停下手中活儿和她们攀谈了几句。这些“好心”的姐妹说,她们也是单位退休下来的,平时就喜欢约起来到处游玩。她们说像我们这个年纪就应该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要不然就来不及了。我告诉她们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现在这种生活挺适合我的。那天她们没有待多久,随便客套了几句就很自然的走了。没想到这一次的邂逅,却是噩梦的开始。

后面的日子里这些好心的大姐经常“不经意”地路过我的菜地,每次来都会带些食物、饮料之类的,一边吃着点心,一边闲谈。这种“偶遇”差不多持续了两个多月,日子久了,我和这些素未相识的“姐妹们”也熟络了起来。里面有个姓权的姐姐说话很热情,我对她的印象相对要深些,她喊我叫她权姐,后来我才知道这个权姐“不简单”。权姐说她以前是某国企的高管,退休后就喜欢到处游玩,喜欢结交朋友。权姐经常跟我讲她以前当领导时发生的事情,作为一名曾经的普通职工,对于权姐讲的事情我当真是大开了眼界,心中不自觉地自卑了起来。不过权姐一直都是一副热心肠,完全没有看不起我这个小工人。慢慢地,我成了权姐的“老粉丝”。她说的任何事情都令我新奇,她的语言好像有某种魔力,每次她说话的时候,周围的那些姐姐都虔诚地望着她,仔细地聆听着,而我也一样。

误信他人,踏入陷阱

两个月后的一天,权姐依然带着这些熟悉的姐姐来菜地找我。闲聊中,权姐突然对我说:“好妹妹,你相信姐姐吗?”这句话让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交往下来,我已经认定了权姐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人,对于她所说的任何事情我都已经习惯了绝对的信任,我愣了一下后,立即连连称是。

权姐告诉我,她们现在正在干一件很伟大的事业,希望我也能参加。我说我就是一个退休的老太太,种种菜还可以,还能能干什么大事。权姐说她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帮助那些受苦受难的姐妹们,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权姐给我讲了“三赎”“十二门徒”“末日审判”之类的东西,我说这个听上去有点像是基督教,权姐说她们这个才是真正的基督教,只有参与才会有福报,那些不相信的将来会受到末日审判。权姐说,正是因为她觉得我和“神”有缘才会要求我加入。因为对宗教这块知之甚少,我听得是云里雾里,但我想权姐是不会害我的,就毅然地加入了。

起初,我就是每天在菜地附近大家聚会、唱歌,然后看了些书籍,陆续又有一些新鲜的面孔也加入聚会中。再后来,做活动的时候大家都在头上蒙一张白毛巾,中间竖着一幅白底红十字画,所有参与者都跪坐一圈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地祈祷着。

梦醒时,才知是骗局

就这样,我把大量时间都花费了“信教”上面,那块菜地慢慢荒芜了。权姐安慰我说:“你虽然失去了一小块菜地,但是你收获了神的祝福。”渐渐地我在外面聚会次数和时间都在增加,经常很晚回家,我老伴说感觉我整天神神叨叨的,我就给他说有关“基督”的事情,我老伴立马说我脑子有病,然后摔门出去了。我没有理会他,不知不觉间我们之间说话更少了。一段时间后,权姐说我们不应该蜷缩在这里,应该把这么好的教传递给更多的人,让神庇佑更多的人。权姐说传教需要钱,那些愿意把自己积蓄拿出来贡献给神的人,功劳就会更大。为了获得更多的功绩,我瞒着老伴把存折里几十年的积蓄都取出来交给权姐。

再后来,我听从权姐的“教诲”开始经常不回家,跟着她们到处去传教。

2020年的一天,权姐带着我们在一片芦苇荡里搞仪式时,一下子来了很多警察。我被带到派出所,民警告诉我说我们参加的不是基督教,而是打着基督教名义的邪教“门徒会”。当时我还极力反抗,说他们不懂我们的信仰,直到民警拿着一份份有关权姐的犯罪材料给我看,我才如梦方醒。原来所谓的热心人权姐根本不是什么国企高管,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就是一个通过传播邪教来敛财的恶棍,而我此刻既是帮凶也是受害者。

从拘留所出来后,老伴没有过多的责怪。他说只要两个人好好地,比什么都好。现在我又像从前那样打理着自己小菜园,老伴儿也经常过来菜地帮我干活儿。看着一棵棵长势喜人的蔬菜,老伴陪着我一起回忆年轻时候的事儿,我觉得很满足,我也喜欢现在的生活。


相关阅读
内蒙古准格尔旗委政法委借助“民族政策宣传月”开展反邪教宣...
为进一步提高居民朋友们识邪、防邪、拒邪的能力,营造“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浓厚氛围,5月6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委政法委借助全旗“民族政策宣传月”开展反邪教警示教育宣传活动。
“门徒会”的“祷告治病”是夺命损招
4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4起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典型案例,其中有赵某某等5人利用邪教组织“门徒会”破坏法律实施案。
四川郫都:探索多元路径 注重宣传质效
近期,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紧紧围绕服务全市稳定大局的核心要义,不断论经验、想办法、出实招,在做好反邪教基础工作的同时,转变宣传理念、调整宣传格局,以“反邪教宣传是否深入最基层 群众是否真实了解反邪教知识”为方向,线上积极搭建宣传平台,线下持续开展形式多样宣传活动...
渝ICP备2021001722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