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1951年 国民党特务与甘肃邪教头目同流合污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1年04月26日  15:53

皋兰县,隶属兰州市,位于甘肃省中部,东邻白银市和榆中县,南接兰州市区,西连永登县,北依景泰县。县城在兰州与白银的中点,距两城均为45千米。辖区属陇西黄土高原,山川相间,多为黄土梁峁、沟谷和小川台地等类型。境内除黄河干流外,较大流入黄河的河沟有蔡家河、水阜河等等。这么多的河沟与梁峁在一起,向人们述说着在过去这里山大沟深、信息封闭。

什川梨园

什川镇,皋兰县东南部城镇,下辖上车、南庄、北庄、长坡、上泥湾、下泥湾、河口、打磨沟、接官亭9个村民委员会。1983年6月,改什川乡。2001年,撤乡建什川镇。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这里属榆中县金崖区,1958年2月,划归皋兰县;同年10月,成立什川公社。1965年,泥湾公社并入什川公社。

如今,什川镇已是小有名气的旅游城镇,每年4月初,都要举办梨花节,游人们走进梨园 、亲近自然,看那一朵朵梨花扮靓北方的春天,而果农们则盼着果树多座果,在秋天有个好收成。

梨将开放时,被果农们叫做“铃铛儿”,花骨朵似银铃在风中摇曳,随后一点点绽开,如同一种来自空中的某种声响,轻轻划开果农们幸福的心田。待到完全盛开时,果农们就会说:“花儿放圆了!” “圆了”像是女性初孕,意味着梨花该结果了,虽然不再有枝头的缤纷与喧闹,却坐实了果农们心中的幸福。

美丽生动的场景,游人们已不会想到,1951年4月发生在这一带的“高山、泥湾无极道叛乱”。前文说过,1965年,泥湾公社并入什川公社,此前,高山、泥湾都是分布在皋兰黄土梁峁中的小村庄。

当年的叛乱有来自两个方面的势力:一是国民党特务;二是当地的邪教组织。

国民党特务主要来源于兰州战役后流窜的残兵败将。1949年8月25日,兰州战役总攻打响,我10万人民解放军打响西北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马步芳夜郎自大,妄想在兰州消灭我军,结果被我军歼灭2.7万余人,其残部纷纷向永登、西宁等地逃窜。其中一部人流窜至皋兰黄河岸边高山、泥湾一带,经过一段时间的潜伏,开始蠢蠢欲动。

邪教组织主要来自当时活跃在当地的一贯道和无极道。一贯道起源于明清时期,是新中国成立前在全国范围内流传势力最大、活动最为猖獗、危害非常严重的反动会道门组织。其坛主多是城镇富豪、恶霸权势、乡村地主富农等,为了多“渡人”,他们散布“入道避灾免祸”等迷信谎言,并利用手中权势强迫群众入道。称:人有十条罪,劝一人入道可立一功、赎一罪,多立功,多赎罪,入道者要劝亲友入道,道徒不劝道就是心不诚。本质与今天的传销无异。无极道原是一种帮会组织,练武健身,抗暴自卫,搞称兄道弟,绿林义气,并具有极其浓厚的呼神唤将、作邪弄鬼的封建迷信色彩。二者当年在什川一带组织庞杂,参与者人数众多。

资料照片

国民党特务的头子主要有史彦博、李广武等人,一贯道和无极道的头目主要有李维新、董志成、金树仁、金如鑫、杨兰英(女)等人。无极道最初与国民党特务是作对的,但在后来经不住特务头子的诱惑,与一贯道、国民党特务同流合污,妄想通过反革命暴乱,一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

乌合之众聚集在一起,散布谣言、蛊惑人心,煽动群众加入,并在暗中打造刀矛等兵器、囤积粮食,加工旗帜、衣物等反叛物品,谋划叛乱。最先被国民党特务利用起来的是金如鑫,无赖岀身,时年50多岁。其人最早的职业是当地俗称的阴阳先生(道士),以装神弄鬼的把戏骗吃骗喝。1942年加入一贯道,与当地恶霸劣绅勾结欺凌勒索乡民。成为道首后,开始野心膨胀,不仅骗人钱财、欺压百姓,还常以“治病”为名,诱奸和霸占妇女,当地先后有7名被其奸淫,并随其加入了一贯道。

资料照片:图为一贯道成员从地道中被揪出。

杨兰英,金如鑫的姘头,死心塌地的追随者,其年40多岁,有家室,丈夫叫魏学儒。因为长期与金如鑫鬼混,且想让这种不法名正言顺,就开始与金如鑫一起编造神话。金如鑫自称玉皇大帝下凡,杨兰英便说自己是王母娘娘转世,二人合称“金童玉女”。

魏学儒是一个老实巴交、性格懦弱的农民,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别人存在不正当关系,不敢吱声。金如鑫和杨兰英窃喜之余,为他封了一个名号——无事真人。

同时,金如鑫和杨兰英通过编造出来的神话进行敛财,根据村民送来的钱财多少,对村民进行加封。如:有村民送其20块银元,即被封予“兵马大元帅”;又有村民送来钱粮,被追加为“贵人”、“真人”等等。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金如鑫感到机会来了,春节时,在自家大门上贴了一副这样对联:“说春话元旦一元,唱夏歌三月十三”。横额:“一卦知道”。这副别有用心的对联告诉人们,他要在农历三月十三日发动叛乱。农历一九五一年三月十三日公历为4月18日,金如鑫无所顾忌、胆大妄为,气焰嚣张。

进入4月初,反动组织已经急不可耐,国民党特务头子史彦博、李广武勾结潜伏在兰州的同伙郭凯、施述彭等人,成立了所谓的“国民党西北剿共总部”,妄图进行暴乱。群众举报后,郭凯被公安机关抓获,但史彦博等人仍然不死心,指使无极道头子李维新、董志成、金树仁等人继续活动,并决定组织道匪5000人,攻占兰州市各公安分局,截电线、占电台,用三天时间拿下兰州、救出郭凯。

4月6日,“国民党西北剿共总部”开始行动,史彦博任命无极道道首李玉梅为“主席”、李广武为“司令”、韩兰亭为“副司令”、董志成为“兵马大元帅”、韩全太为“指挥”、韩源为“第一大队长兼总务股长”, 胁逼稀稀拉拉的道徒和群众300人,以身着白衣,腰扎红带为标志,打起叛乱旗号,手持刀矛,袭击农会,绑架工作干部张海清等10余人。

因为行动“顺利”, 当夜,“国民党西北剿共总部”命令叛匪在高山村就地扎营,妄想“六日内攻下兰州、打下西安”,扬言“保位立帝坐天下”。

7日凌晨,人民解放军占领有利地形,将盘踞在高山村娘娘庙的叛匪包围,通过喊话等形式,希望叛匪能够缴械投降,但叛匪自认为“刀枪不入”,负隅顽抗。

警告的枪声响起,叛匪一个个被吓得瑟瑟发抖,想要逃跑的“兵马大元帅”董志成慌不择路坠崖摔死,“指挥”韩全太在“司令”李广武逃跑后,组织反抗被当场击毙。随后,叛匪70多人被俘,“国民党西北剿共总部”不复存在。

本来,一场乌合之众的叛乱完全可以就此平定下来,但一直保存实力的“玉皇大帝”金如鑫依然认为自己“天命在身”,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他找来自称“王母娘娘”杨兰英,经过一番云雨,改1951年为“元丰元年”,加封自己为“元丰皇帝”, 杨兰英为“元丰皇后”;又加封自己的儿子金乃武为“通天教主”、“ 元丰太子”,让杨兰英前去组织道匪,再次发动叛乱。

4月16日,杨兰英领着拼凑的杂七杂八的道匪200余人(其中包括被胁迫入道的30多名妇女),接受了“玉皇大帝”兼“元丰皇帝”金如鑫的“训示”,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五色旗”和“蜈蚣旗”,进行宣誓。随后,金如鑫带着“皇帝玉玺”,宣读了发动反革命暴乱的所谓“公告书”,发给道匪自制的“铜印”和“木印”以及伪法货币,成立了“陕甘豫川人民自卫白枪会”,蛊惑道匪们不要怕死,勇猛战斗,拥立自己早早登上“帝位”。

道匪们一个个像打了鸡血,身背呼神弄鬼的大葫芦,手持擀面杖、农具以及事先准备的钢刀等,四处张贴公告,散布反动谣言,残忍地将工作组干部刘儒崇、区治安员马山礼二人杀害“祭旗”。“王母娘娘”兼“元丰皇后”的杨兰英冲锋在前,“玉皇大帝”兼“元丰皇帝”的金如鑫以及 “通天教主”兼“元丰太子”的金乃武则躲在榆中等地画符念咒并联络其他道匪,想要通过道匪之力与无限“神力”的结合,尽快拿下兰州,以及整个甘肃和陕西,以确保“真龙归位”。

社会转型时期的复杂局面,又形成“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社会土壤。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陕甘豫川人民自卫白枪会”成员很快被公安机关一一抓获,臭名昭著的“王母娘娘”兼“元丰皇后”杨兰英眼见失败,急忙乔装打扮逃往长川一带(有前长川与后长川,当时均属皋兰),被当地百姓识破交送公安机关;“玉皇大帝”兼“元丰皇帝”的金如鑫和“通天教主”兼“元丰太子”的金乃武相继落网,而此前叛乱逃脱的“司令”李广武,也在5月22日曹家湾楼井沟山一口山洞中被捉拿归案。

最终的结局是,金如鑫、史彦博等人被判处死刑,杨兰英死在了狱中。事后,皋兰人民在省、市、县三级党委和政府的具体领导和部署下,在全县范围内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据相关资料显示:自4月中旬开始至6月15日结束,先后登记无极道道徒6642人,道长、队长以上103人;登记一贯道徒14616人,坛主393人,点传师以上63人。对其骨干分子,依法判刑21人,执行劳役9人,由群众管制46人,管教释放197人。

根据2017年皋兰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统计公报,截至2017年底,皋兰县户籍总人口14.73万人,但在当时无极道和一贯道徒就达到了2万人。这个数字是惊人的、可怕的,让人不禁发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加入其中?除了被强迫与哄骗之外,其中当然也有着封闭与落后的因素构成,而这也是历史想要告诉人们的——螳臂当车、泰山压卵、蚍蜉撼树,明知根本做不到、必然失败,却在谣言与蛊惑中不乏吹捧、追随,甚至是卖命者,均为贫穷的无事生非和痴心妄想造就的闹剧。

如今,什川一带不仅有着古梨园、石洞寺、皋榆工委纪念馆、长城烽燧遗址等旅游景点,还盛产着软儿梨、禾尚头小麦、旱砂西瓜、砂洋芋、黑瓜子等等特产,随着人民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类似于当年的这种闹剧已经无人知晓,更别说加入其中,为害社会了。这也是历史,属于我们大家,是共同的、进步的、文明的。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与文无实质性关联,参考了《皋兰文史资料1(创刊号)》(政协皋兰县文史委),魏孔毅、魏荣邦《什川史话》(甘肃文化出版社,2011年6月)等史料,感谢原作者!

作者:百家号“西部人文地理”,作家,历史达人,优质创作者

相关阅读
江西九江一教师宣扬“法轮功”邪教获刑
2021年1月23日,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曾东平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2020年11月24日,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人民法院一审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被告人曾东平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甘肃敦煌:崇尚科学创文明 反对邪教齐努力
为进一步加强社区居民群众对邪教反人类、反社会罪恶本质的认识,营造学法懂法用法的法治氛围。近日,甘肃省敦煌市北街社区召开“2021年民营企业招聘会暨反邪教法治宣传科普活动”,推动社区反邪教宣传活动稳步开展。
80后“女娲娘娘”判了!利用明星吸引成员,封追随者为“黎...
微信群的名字叫作“禹余天上清境宝慧厅张宏堡”,孙旭慧是群主。在她的设想里,群里这100多号人,都是要跟着她一起“建仙境”的。但群里总有几个人不听她的话,甚至常常质疑她、咒骂她,和她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