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试论“全能神”的“认识神”与“糊涂信”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1年09月24日  13:53

“全能神”拼命叫喊“认识神”,其实是在要求信徒“糊涂信”,简而言之:“认识神”即“糊涂信”,“糊涂信”即“认识神”,二者完全可以画个大大的等号。

“全能神”鼓噪“认识神”的本质是强迫信徒“认识神的作工”,而所谓“神的作工”,也就是“全能神”对于信徒的“作工”,其真实含义则是以邪教歪理强力扭曲信徒的灵魂。至于所谓的“认识”,说白了就是要信徒无条件的顺服,即“全能神”所谓的“顺服神”。即便是以强迫手段让信徒“认识神”,“全能神”也要大加粉饰,说信徒藉此一定能达到“被神得着”“被神成全”的“果效”。可是,依照“神的性情”来看,信徒要想“认识神”却是势比登天还难,“全能神”邪书里就有这样的“发声”:“神并未将其本来的面目、原有的性情向人全部公开。”“全能神”的表演如此隐秘、诡谲,信徒又如何能对其有所“认识”?翻开《话在肉身显现》等“全能神”邪书,却见满纸胡话、通篇妄语,根本无法理喻。看罢“全能神”信徒眼中的这本“神书”,不禁令人慨然: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信徒痴,皆怪“神”造罪。

“全能神”一边逼迫信徒“认识神”,一边却又这样“说话”:“人这如同石头一样的敲都敲不动的愚笨脑袋,怎能容得下神这么多令人不解的作工与说话呢?”既然知道信徒有个“敲都敲不动的愚笨脑袋”,那么,在编造所谓的“说话”和“发声”的时候——尤其是“向全宇发声”的时候——为何还要存有“这么多的令人不解”?浅显一点儿又有何妨?那样岂不是让信徒更容易“认识神”、更能进一步“敬神”“爱神”、更能“合神心意”?但是,“全能神”的“说话”与“发声”偏偏又要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唯恐让信徒一眼看透。此无他,“全能神”就是要让信徒始终处于“糊涂信”的痴迷状态,直至被引入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

由于“神的性情”之中与生俱来地包藏着“威严”与“烈怒”,对于信徒的“糊涂信”,“全能神”还曾连放粗话,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奇怪味道。“全能神”的如下“发声”不能不谓刺耳:“天天享受我、吃喝我,但今天仍然不认识我,何等的愚昧、瞎眼”,“这样的谬种怎么能有出息呢”,“这样的臭货我一个也不要,都给我滚出去”。照此而论,信徒的“糊涂信”似乎的的确确不能“合神心意”,也不能算是“顺服神”。受所谓的“公义性情”所动,“全能神”也似乎真要让信徒明明白白地信,容不得有半点马虎。但是,“全能神”如此“发声”的本意,却是既要显示虚假的“神光”,又要给信徒增添恐惧,从而使得信徒更加无所适从。因为无所适从,信徒也就只能无条件地“顺服神”,以至于演化成在“糊涂信”中“认识神”。

其实,在“全能神”邪书里,逼迫信徒“糊涂信”的歪理邪说随处可见,这里不妨举出几例,以便让“信神”者和不“信神”者都能清清楚楚地“认识神”:

以不可存有“宗教观念”逼迫信徒“糊涂信”。“全能神”是盗用基督教名义招摇撞骗的邪教组织,对其自封的偶像便美其名曰“女基督”。可是,在其邪教歪理中,却又极力排斥“宗教观念”,把自己搞得似教非教,更让人觉得“全能神”是个非驴非马的东西。“全能神”对于所谓“宗教观念”的定义是这样的:宗教观念就是指过时的老掉牙的东西(包括对以前的神所说的话的领受、圣灵直接开启的亮光)。“全能神”一贯鼓吹“《圣经》过时论”,这里所说的“过时的老掉牙的东西”自然包括基督教原旨教义。由于自身没有真正的教义,只是靠偷窃教义为生,所以,不光“对以前的神所说的话的领受”被视为“宗教观念”,就连自己这个“圣灵”为信徒“直接开启的亮光”也时刻都会“过时”,最后,也就只剩下一个逼迫信徒“顺服神”。而信徒为了“跟上神的脚踪”,也就只能战战兢兢地“糊涂信”。

以不许“论断神”逼迫信徒“糊涂信”。“全能神”把自己包装成“主宰全人类命运”的“独一真神”,将荒诞不经的妄言自诩为“真理”,但是,却又偏偏忘掉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大凡真理都经得起推敲,且不惧任何评判。而“全能神”对于所谓的“论断神”却十分反感,甚至是深恶痛绝,听!这又是“全能神”的“发声”:“而你却不识好歹,不是研究就是分析,不是神与你过不去,而是你对神没有敬畏的心,悖逆的心太大。”“全能神”自觉其歪理邪说漏洞百出,难以自圆其说,所以,也就干脆以所谓的“对神没有敬畏的心”“悖逆神”相威胁,赤裸裸地逼迫信徒“顺服神”。而信徒为了“被神成全”,也只能浑浑噩噩地“认识神”,真真切切地“糊涂信”。

以“天上神”“地上神”逼迫信徒“糊涂信”。“全能神”标榜自己是“道成肉身的神”,是“能够看得见的神”,唯恐因骗术不够严密而被识破,便又随机开列出一个“天上的神”,说“天上的神是属灵的,是人看不见的神”。“全能神”制造出“天上神”和“地上神”,无非是想把自己装扮得更像个“神”。邪书《话在肉身显现》里有这样的“说话”:“天上的神将所有的任务都交给了他,他怎么做你就怎么顺服。”在这里,所谓的“他”自然指的是“道成肉身的神”。说来说去一句话:还是要让信徒无条件地“顺服神”。因为拉来了一个“天上的神”,这句“神话”便说得更加直截了当,连“不许分析研究”、不许“论断神”都给省略了。信徒要做的只是糊里糊涂地接受“神现实的作工”,糊里糊涂地“顺服神”。然而,谁又能说这种“认识神的作工”不是“糊涂信”?

以“道成肉身的神话语说完才应验”逼迫信徒“糊涂信”。“全能神”的罪恶意图是想达到让信徒在“吃喝神话”中“顺服神”的目的,其对信徒“作工”的主要方式是用歪理邪说对信徒进行洗脑,信徒的痴迷程度即“全能神”的“得人”“果效”。而“全能神”所谓的“被神成全”“被神得着”虽然具有极大的欺骗性,但这些骗人的“说话”“发声”毕竟不够严密,信徒在难耐的幻想中难免会对此产生疑问。于是,“全能神”就抛出这样的歪理:“道成肉身的神的话语都说完了之后才开始应验。在他说话期间,他的话不应验。”这句“神话”,也算给了信徒“认识神”的机会,让信徒似乎有了盼头儿:只等“神话”说完也就是了,到那时,就会有“全能神”承诺的“被神得着”“被神成全”。

可是,“全能神”又有这样的“发声”:“神的话语无穷无尽,犹如涌流的泉源一般永流不干,所以,神的经营计划中的奥秘谁也测不透,但就神来说却又是说不完。”

试想一想:既然“神的话语无穷无尽”,那么,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应验?

两句让信徒“认识神”的“神话”,最终成了逼迫信徒“糊涂信”的祸根!

“全能神”绝不允许信徒真正的“认识神”,因为信徒一旦认清了其邪教本质,便会断然与其彻底决裂。那时,“全能神”邪教组织内部那些见不得人的丑事就有可能被彻底曝光。故此,每逢发现信徒有退教意向,“全能神”邪教组织总会动用“权柄”,“实行”“行政”,以各种卑劣手段对“叛教者”进行威胁、恐吓,直至将他们逼上绝路。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

张变芬是河南省内黄县张龙乡居民,误入“全能神”邪教组织以后,被组织骨干成员强制要求“过灵床”,继而遭到迷奸。张变芬由此认清了“全能神”的真实面目,并于“全能神”骨干成员再次要求“过灵床”时提出退教。张变芬的举动引来“全能神”邪教组织的无耻胁迫,他们不仅以夺命相威胁,还声言要将张变芬“过灵床”的事抖出去。张变芬被逼无奈,于2008年12月在家中悬梁自尽。

安徽省霍邱县团山村的卢庆菊于2009年误入“全能神”邪教组织,当发现“全能神”伪造石头显字和骨干成员私分“奉献”的真相之后,产生了退出邪教组织的念头。因此,遭到“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威胁。他们不仅扬言要灭卢庆菊全家,还对其具体实施了跟踪。卢庆菊想到教内惩罚“叛教者”的恐怖场面,很长时间都生活在恐惧之中,2011年11月6日晚,终于被迫投水自尽。

“糊涂信”带给信徒的灾祸更是罄竹难书:年轻学子因“信神”而荒废学业;无数信徒因“尽本分”而抛家舍业、离家出走;因“奉献”而倾家荡产的信徒比比皆是;更有信徒因“事奉神”而沦为杀人凶犯。纸短事繁,在此无法一一列举。不是不说,只是因为这样的案例太多太多。

“全能神”把“认识神”挂在嘴边,心里念叨的却是“糊涂信”,念着念着,就不自觉地变成了“顺服神”。


相关阅读
图解:重阳话防邪 无邪平安节
重阳话防邪 无邪平安节
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启动校园拒绝邪教系列活动
10月11日,内蒙古乌兰浩特市校园反邪教系列活动启动仪式在乌兰浩特市职教中学举行,拉开了乌兰浩特市校园反邪教警示教育宣传的序幕。
江西南城县一女子宣扬“全能神”邪教被判刑
江西省抚州市南城县警方通过全面拉网式梳理排查邪教人员,成功侦破一起利用“全能神”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
渝ICP备2021001722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