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从“跑条子”识破“全能神”鬼蜮伎俩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0年09月18日  16:37

安徽省霍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全能神”邪教信徒为其组织“跑条子”一案。

“全能神”邪教组织信徒蒋光玲,自2002年开始信奉“全能神”,在教内以“小林”“冯玲”“春丽”等称呼,为“全能神”邪教组织“跑条子”,即跑线路、传递信息,其家也是“全能神”邪教组织上传下达的资料存放点。2018年12月10日,霍邱县公安局在其家中搜查出“全能神”邪教宣传刊物、“鸡毛信”及其他作案工具多件。经法院审理,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蒋光玲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从该案中,我们看出“全能神”邪教组织十分诡秘,犹如“幽灵”一般行踪古怪隐蔽,该邪教组织传递信息竟采用战争年代鸡毛信传书的形式,令人惊异。这其中,不少信徒抛家弃子,妻离子散,散尽家财……“全能神”是当下最具危害性的邪教组织之一,其行为十分鬼蜮。

2015年2月,美国“Listverse.com”网站评选出亚洲十大最古怪邪教,邪教“全能神”名列其中。2015年3月,加拿大Therichest.com网站评选出全球十大最古怪邪教,邪教“全能神”依然名列其中。

“全能神”邪教屡屡被推上最古怪邪教榜单,说明“全能神”邪教活动方式诡密多端,行为阴险狡诈、恶毒刁滑,同时也证明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做法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同,向民众发出了远离邪教“全能神”的警示。

识破“全能神”组织构架,壁垒森严

“全能神”又名“实际神”“东方闪电”,其教主赵维山,称之为“大祭司”,被其神化的一个女子杨向斌,是“女基督”。“全能神”组织核心人物有七人,下设有“圣灵所使用的人”、省级、区级、城乡、小排、细胞小组领导等。自上而下,每层安排一名女性给该层的“男领导享用”,称之为“过灵床”。“全能神”在各层机构中,设有一线、二线、三线、四线人员。一线人员的职责是主持工作;二线人员的职责是见证工作;三线人员的职责是摸底、铺路,即开展新的工作;四线人员的职责是接待服侍;并在活动地设有“联络站”或“接待点”及特殊的“训练基地”(专供软禁人、“审判”人、为人洗脑所用)。

2017年6月黑龙江警方在大庆市,破获一起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抓获“全能神”邪教人员在东北地区的头目和多名骨干,致使其组织体系在东北地区活动基本瘫痪。

“全能神”用所谓的《国度十条诫命》严格控制组织和信徒,其中第七条规定:“一切应听命于被圣灵使用的人,违背一点也不行,得绝对听从,不要分析对错,或对或错都与你无关,你只管绝对顺服。”

这是一位“全能神”信徒的誓言

识破“全能神”活动方式,阴鬼见不得阳光

“全能神”活动方式十分诡秘,成员之间一律不使用真名,都是以“灵名”或“小白兔”“阿春”等假名称呼,对地名和活动地点一律使用代号和“暗语”。设置了教内黑话,比如拉到信徒入伙叫“盈利”,信徒脱离组织叫“赔钱”, 教徒一旦募集来“奉献款”,都会向上汇报说筹到了“大米”。美元是“一等品”,港币是“二等品”。如果从外教派拉来有影响力的信徒,就会说拉来了“大件”,发展来的一般成员则被称为“小件”。用“奶粉”来指代宣传品,“大红龙”代表共产党,公安机关和警察被称为“小红龙”,被公安部门或政府部门发现叫“出环境”,被公安机关抓获叫“生病”。上层骨干电话“每个人多部”,频繁更换使用号码,手机都是专机专用,A和B联系时,专用手机一,A和C联系时专用手机二,以此类推,哪怕没有通讯工具,也不能用手机一和BCD等人联系。随着时代的发展,成员间的联系更加诡秘,电子邮箱也粉墨登场。赵维山从美国发回的指令,都是通过电邮传达,由专业的技术人员加密二十多层,接收者通过自己的密码才能破译出来。更多时候则是事先写条子,为了不留下自己的笔迹,条子写好后,再找人抄写一遍,再由交通组派专人送出去。聚会点周围设置多名固定的和移动的暗哨,一有风吹草动,就马上撤离,消失得无影无踪。据央视网《涉“全能神”邪教组织案一审开庭 成员日常生活诡异且不可思议》(2018年8月13日)一文披露:“出门聚会戴口罩,传递信息用纸条,不允许使用手机、上网,不可以看电视、听广播。

如,2016年8月29日,在山东蚌埠市警方捣毁的“全能神”邪教“视频组”案件中,该“视频组”成员组织严密,行动诡谲,反侦察力极强。他们选择城乡结合部,房屋多、易藏匿、人员杂的小区安身,居住分散,4到5人一处。为了“环境”更加安全,每个接待家庭有专门的后勤保障人员和“跑条子”的交通员,外出活动均由交通员通知或带领。 2019年,山东青岛警方捣毁的“全能神”特大犯罪团伙,该案“全能神”邪教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打击,设立了数个“交通站”,由教徒担任“交通员”,传递信息均是单线联系,传递载体为sd卡、cf卡和纸条,要求信徒之间联系不得使用手机。到达目的地之前,信徒都带着口罩隐蔽自己,确保自身安全,因此这群人也被称为“幽灵”。

“跑条子”的“全能神”信徒

再如,2012年浙江兰溪警方抓获的30余名“全能神”成员,使用的手机都是同一型号,号码也是“上层”派发的。深夜传教时大多以3至5人为单位,宣传单装在红包里,宣传对象一般是那些文化水平较低的农村妇女,尤其是得过疾病或者遭遇过变故的人,会是他们的发展对象。在散发宣传单时,手段也很狡猾,会把宣传单装在一个红包里,不明真相的市民,基本都会打开来一探究竟。而这些“传教”人员,有些是“全能神”信徒,有些则是以100元一天的劳务费雇来的普通群众。

识破“全能神”敛财方式,挂羊头卖狗肉

“全能神”为了实现敛财,掩盖其贪婪目的,其手段十分狡诈、阴毒,对信徒挂的是“奉献”的羊头,卖的则是欺骗的狗肉。“全能神”在《神隐秘的作工》中规定:“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只要信徒交上‘奉献金’,神就能保证他们不得病,远离灾难”。“奉献”的越多,得到的“恩典”越多,“可以度过末世审判”,“那些尽本分太少或者没有尽本分的人,都要受到应得的惩罚。这就意味着,一旦加入“全能神”,就得奉献全部的财产。

据公安机关介绍,2016年底近半年的时间,山东省“全能神”邪教组织把信徒的两亿多元“奉献款”转到了境外。2019年9月,城阳一名“全能神”信徒与丈夫离婚后,将离婚财产分割获得的两处房屋全部变卖,所得133万元卖房款全部奉献给邪教组织。

山东警方从“全能神”窝点查获的现金等

2017年6月,黑龙江省公安机关成功打掉一个“全能神”邪教组织犯罪团伙,抓获一批流窜于东北地区的“全能神”邪教骨干。他们仅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间,就向境外转移了资金1.4亿元人民币。

识破“全能神”“必杀令”,断肢割耳,逆我者亡

“全能神”的暴力倾向十分明显,经常以“神惩”的名义向信徒下达“必杀令”。 比如在《 神隐秘的作工》一书中称:“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什么“行使我的权柄,该留下的就留下,该赏赐的就赏赐,该交与撒但的就交与撒但,该受重刑的就让其受重刑,该灭亡的就将其灭亡”,可以说“全能神”的教义充满了血腥和暴力,对脱离“全能神”组织的教徒,“全能神”往往采用毒打和暗杀的手段。将反对者视为“恶魔”“邪灵”,不惜痛下杀手,制造出危及他人和社会的残暴事件。1998年的10月30日至11月10日,河南南阳发生系列暴力伤人案件,村民张友富、刘书海、包新朋、季志荣、王勤盼等人均因拒绝加入“全能神”而遭到毒打,有的被打断双腿,有的甚至被割掉耳朵。2010年,河南一名小学生在放学途中被杀,脚心印有“全能神”的闪电标志,原因竟是“全能神”组织对该儿童的家属意图脱教而进行的惩戒。2014年5月28日发生的山东招远“麦当劳餐厅血案”就是典型的“全能神”除“恶魔”、除“邪灵”一例。

正因为“全能神”的暴力倾向恐怖血腥,2014年1月23日,美国纽约“好奇动力”(Curiousmatic.com)网站将列“全能神”邪教列举为全球最活跃的五大疯狂邪教榜首。2017年5月30日,美国youtube网站发布《世界十大最危险邪教》,把中国邪教“全能神”排在危险指数第三位。

由此可见,“全能神”邪教不但歹毒而且十分阴险狡诈,已被世界各国认定为危险组织,对待这样阴险歹毒的邪教组织必须毫不留情地予以剪除。


相关阅读
广西灵山一男子从事“法轮功”邪教活动被判刑
2020年7月1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陈某锋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一案作出判决,判处被告人陈某锋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三女子传播邪教均获刑三年 痴迷邪教毁了家庭又被判刑究竟为...
今后一定不再参加‘全能神’的任何活动,回去以后找份正经工作,好好陪陪家人。
警惕邪教网上招募防止陷入其中
由于疫情阻碍了破坏性宗教团体公开招募,他们遂转向互联网,对社交媒体用户尤其是年轻人进行诱骗、招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