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男子身患重病不求医,遭人埋尸荒野!背后真相让人心酸……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0年03月13日  15:48

深夜报警

民警荒野寻尸

2月3日,春节假期刚过,各地还笼罩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阴霾之中。与湖北只有一江之隔的江西九江,公安民警已在抗疫一线奋战多日。

这天深夜,江西九江共青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值班民警刚刚洗漱完毕,准备和衣休息一会,突然,“叮铃铃,叮铃铃…”,值班室内的报警电话响起,打破了深夜的宁静。

值班民警一接起话筒,耳畔就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警察同志,我报案!在市工业园这边,我发现几个人形迹可疑,他们可能杀人啦!”

杀人案?电话这头的民警心里一惊,立即将情况向大队领导汇报。几名值班民警迅速驾车出发,向市工业园区方向驶去。报案人所说的位置,是一处郊外偏远荒山下。此处杂草丛生,没有路灯,距离最近的村民居住区域也有3里多路。

汽车开不进小路,民警果断下车快速搜寻。借着月光,在一处小山包附近鱼塘边的土路上,发现了两名可疑男子。此时,他们正与附近村民纠缠“理论”,旁边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车上还有铁锹等工具。

民警立即冲上去控制住两名可疑男子。经过初步讯问,了解到他们趁着天黑到山包上掩埋一具尸体,但在埋完尸体下山时被人发现。

民警兵分两路,一队人将嫌疑人带回公安机关审讯,另一队人继续对疑似埋尸地进行勘验。

由于夜色已深,光线不足,手电亮度有限,加上山包杂草丛生,当事人又讲不清具体位置,警方一时难以找到埋尸地点。

于是,民警加紧了对嫌疑人的讯问。待再次确定方位,已是次日清早6时许,勘察民警二度进山,终于在山包上一片一人多高杂草挡住的斜坡处,找到一块有草皮被挖的地方。新翻的黄土被杂草故意掩盖着,隐约可见有一包东西。

▲埋尸山坡

民警迅速拿起工具展开挖掘,发现里面是一个被蓝白红相间的塑料布包着的人形包裹,塑料布上还有绳子捆着。当民警抬出那个包裹打开一看,里面赫然躺着一个下半身赤裸的成年男子,头发较长,身上已经出现尸斑,并有明显尸臭味。

命案背后

竟是邪教作祟

死者究竟因何而死?埋尸者是否是凶手?这背后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然而,审讯过程中,两名嫌疑男子坚持说只是在帮朋友处理身后事,其他不愿再多言。值班局领导感觉这里面一定有情况,于是立即安排民警对嫌疑人住所进行搜查。结果,在其中一名嫌疑人李勇(化名,60岁,当地农民)的租住房内发现大量邪教“全能神” 书籍和资料,在另一名嫌疑人张强(化名,53岁,当地农民)家中也搜到不少邪教“全能神”物品。

种种迹象表明,该案很可能跟邪教有关!

▲嫌疑人家中缴获的大量“全能神”邪教反宣品

鉴于案情重大,九江市局领导立即指派相关业务部门跟进此案。很快,九江市局成立专案组并赶赴共青城办案现场,对嫌疑人进行审讯。几天后,嫌疑人李勇终于交代……

原来,李勇是“全能神”邪教组织的一名信徒。2月1日上午9点多,他接到“全能神”邪教组织发来的指令,要求他去照顾已经病入膏肓的另一名“全能神”邪教信徒王明(化名,即死者,30岁,外来务工人员)。

接到指令的李勇立马来到王明住处。推开门,里面的一幕让他吃了一惊:只见王明弯着身子躺在床上,嘴巴烂了,大小便失禁,也没有吃东西。

于是,李勇到厨房给王明煮了碗面,吃完后又打算给王明换换衣服,但王明死活不肯换,李勇就强行给他换了条裤子,之后扯过一条被子盖在王明身上就回家了。

到中午时,李勇又来到王明住处,发现此时王明竟躺在地上,身边到处都是屎和尿。李勇忍住恶臭,用拖把草草收拾了一下房间,又到面包店买了一点面包给王明吃。但王明不吃,李勇就回家了。

晚上,李勇再次来看王明,却看到王明躺在了墙边,身上也没有盖被子。李勇就拿两床被子盖在他身上,喂中午买的面包给他吃,但王明坚持不吃。看到王明这个样子,李勇也懒得多管,随后便回家了。

到了2月2日早上5点多钟,李勇放心不下,又去了王明住处。等他打开房门时,发现王明已躺在卧室的地面上,身下没有垫被子,身上也没有盖被子。李勇走近一看,此时的王明已全身发黄,身体僵硬,早没了呼吸。

“死了!”李勇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赶紧跑回家不断“祷告”,祈求“全能神”能出现,好交代他该如何处理。

埋尸毁迹

全因邪教泯灭人性

在“祷告”一天无果后,2月3日一早,李勇出门,试图找到那个给他传达“全能神”邪教组织指令的人。

经过反复寻找,李勇终于找到此人(化名老太),便告诉她王明已经死了。老太说她已知道了,会叫人来安排。

到了晚上7点来钟,一名男子来到了李勇的家,该人就是前面提到的嫌疑人张强(化名)。

他们商量了许久,该如何处理掉王明的尸体,最后得出一致结论:由老太、李勇、张强一起把尸体运到荒山埋掉。

十多分钟后,他们三人一起去了王明住处,把王明的尸体包裹起来,由李勇和张强两人一起把尸体抬到楼下,放进一辆红色电动三轮车里,并用蓬布盖着。之后,老太、李勇、张强一同到共青城工业园,拐了几个弯,在一条马路边上停了下来。

他们开始一起把装有尸体的三轮车往山上推。到山边时,李勇和张强将王明的尸体搬了下来,抬着尸体跟随打着手电的老太又走了大约十多米,最后走到一个长约2米、宽约1米、深约1米的坑边。

原来白天的时候,张强和老太已经把这个坑挖好了。于是,李勇和张强一起把王明的尸体扔进坑里,随后两人轮流拿铁锹把四周的泥土进行回填。

让李勇没想到的是,他和张强等人鬼鬼祟祟的行动,已经引起了附近群众的怀疑,并且拨打了报警电话。就这样,当他们把王明的尸体草草掩埋好准备离开时,被闻警赶来的民警逮个正着。

▲犯罪嫌疑人李勇在审讯室内接受民警讯问

经尸检,确定死者系急性肝炎致死,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经过警方深入调查,死者王明的情况也浮出水面。

王明,江西抚州籍人,九零后小伙,本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上有勤劳善良的父母和大他几岁的兄长,还有一个视他为己出的叔父。2009年,王明中专毕业后,叔父便带他兄弟二人到九江做生意打拼,不料却在2012年时经人介绍误入“全能神”邪教,离开亲人四处从事邪教活动。

更可悲的是,期间王明在该邪教组织里还染上了肝炎,但他在邪教思想的长期蛊惑下,一直不去医院,而是愚昧地相信只要信奉“全能神”就可以治病,可以得到“拯救”,最终不幸在病痛中挣扎死去。

因长期受“全能神”邪教思想洗脑,在对李勇、张强二人进行审讯时,他们还一直认为自己是在做好事、善事。

“明明知道王明已经病重,为什么要放任他在家中直至死亡?为什么不立即把他送往医院救治?哪怕是拨打120急救电话也行。”警察讯问道。

然而二人都低头不语,想了半天,最后李勇说:“我们是‘全能神’的信徒,我们只听‘神’的旨意,‘神’没有叫我送他上医院,我就不能将他送去医院,‘神’能解救他。”

民警又问,你们这样私自处置他人尸体,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李勇回答说:“我们和王明是‘教会’(指“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弟兄姊妹,我是在掩埋他,我这是遵从‘神的旨意’。‘教会’发的‘指令’就是‘神的旨意’,我不用考虑太多。”

就这样,一个本该拥有幸福生活的九零后,生命被草草画上了句号。他所信奉的“全能神”,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像宣扬的那样解救他。而昔日邪教组织内对他表现的关怀备至的弟兄姊妹和所谓的“上级”,也只是漠视他的生命,在他死后急于挖坑埋尸灭迹,连最后的尊严都没给他留下。而爱他的父母,更是连孩子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邪教这等人性泯灭的行径,草菅人命啊!

▲犯罪嫌疑人张强接受民警讯问时后悔痛哭

事实上,涉案的李勇和张强也同样可悲。他们既是不断拉人入邪教的害人者,也是受邪教蛊惑中毒颇深的受害者。

“全能神”邪教组织要求信徒必须放下亲情一心向“神”。它将家人苦口婆心劝阻误入歧途者不要再信“全能神”的行为称作是“敌基督的阻挡”。为了从心理上更好地控制信徒,免受他人干扰,该组织还煽动信徒离家出走摆脱家庭,美其名曰这样才能全身心地为“神”去“尽本分”。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反邪教』

相关阅读
这个已经脱邪的“渔二代” 今年要赚10万块
邪教因其反社会本质,一直是我国严厉打击的对象。为深入推进反邪教宣传工作,进一步增强妇女群众对邪教组织的识别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形成共同防范邪教的强大合力,“齐鲁女性”近期推出反邪教专栏,倡导追求文明、崇尚科学的良好风气,有效防范化解邪教风险。
我差点成为邪教“全能神”的境外奴工
“如果那次我的旅游签证批下来出国了,我的下半生就是境外‘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地下奴工,永远都回不来了。
他走出“全能神”黑洞再创幸福生活
就是这本书和资料给我害惨了,让我这十多年来变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田地荒芜、奉供钱财,妻离子散、不顾家不顾亲......从今往后我要与‘全能神’邪教彻底决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