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专家:“法轮功”的实质是残害生命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李安平 时间:2020年03月13日  15:54

古往今来,凡遇灾疫危难、社会恐慌之时,必有邪教妖言惑众,大行邪道。2020年庚子新年,我国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面对疫情的严峻形势,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全力以赴共抗疫情。然而,远在美国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头目李洪志却幸灾乐祸,捣乱不断,散布大量谣言妄图借机蛊惑民众,扰乱社会,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破坏中国正在进行的抗击疫情的工作。“法轮功”宣称:在疫情时期只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就起到了救人保平安的作用。

“法轮功”与“真善忍”

“九字真言”中所讲“法轮大法”是指李洪志于1992年正式建立的“法轮大法研究会”,又称“法轮功”,其谬论邪说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所谓的“真善忍”。李洪志声称,“真善忍”既是宇宙的“根本特性”,又是绝对的“真理”。

最初,李洪志还只是利用气功形式借以敛财,但他很快通过神化自己,编造歪理邪说《转法轮》,使“法轮功”发展成为一个邪教组织。李洪志打着佛教、气功等迷人的旗号,以“真善忍”“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为诱饵,吸引和发展练习者,逐步建立完善的组织体系。

在其组织内部,李洪志先后以气功师、特异功能大师、比一切传统宗教教主的功力高无数倍的最新、最高、最大救世主自居,声称具有能给练习者“开天目”“装法轮”等神功,具有无数能变大变小、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法身”,声称现在的一切宗教都已不能度人,且都已成为邪教,唯有他的“法轮大法”才是正教,唯有他给了人类一部上天的梯子──《转法轮》,唯有他能带领“法轮功”练习者升入“法轮世界”。

李洪志的“法轮大法”完全是一种歪理邪说,但是他却要打“科学”的旗帜,把它吹嘘成“超常的科学”。他说:“‘佛法’(即‘法轮大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转法轮》)

李洪志宣扬的“真善忍”到底是什么货色,李洪志的解释是,“真善忍”是“宇宙的最根本特性”,宇宙间的一切物质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本属道德范畴的“真善忍”在“法轮功”邪教中确成“宇宙的最根本特性”,成了宇宙间一切物质构成的要素。李洪志就是用这些毫无科学知识和道德而言的东西,把“法轮功”练习者引向迷信愚昧的深渊,把他当“最高神”崇拜,去追求那虚无飘渺的“法轮世界”。如同他打出五套功法作为气功幌子一样,“真善忍”不过是一种道德幌子,目的是要贩卖他那一套迷信邪说。

戳穿“真善忍”的谎言

李洪志的“法轮大法”以练功健身、提倡“真善忍”等为幌子和诱饵,吸引人们参加“法轮功”邪教组织。在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的欺骗下,“法轮功”练习者的身心受极大损害,有的患病拒绝打针吃药,贻误治疗导致死亡;有的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有的上吊、跳楼、跳井、自残,有的甚至用残忍手段杀害他人,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仅从“法轮功”建立到2001年2月统计为例,全国已发现有651名“法轮功”练习者精神严重失常;144人致残;1660多人死于非命,其中239人自杀;成千上万的家庭毁于一旦。

北京、天津、河北、山东等地7家医疗机构收治的因修炼“法轮功”导致精神障碍的就有100多例。从北京的50多个病例来看,“诊断”一栏中填写的多为“练功所致精神障碍”“练功诱发躁狂症”“练功诱发抑郁症”“练功所致情感精神障碍”等。“主要症状”一栏内,几乎都填有“幻听”“幻视”“幻触”等。而认为“肚子中有法轮转”“感到有五六种有形物质附在身上”等附体感、被控制感、自认为“开天目”感的比例也不小。不同病例中都具有下列症状中至少一至两项:哭笑无常、拒食、意识不清、意识障碍、感知障碍、关系妄想、被害妄想、失眠、焦虑、坐立不安、自杀,甚至把包括父母在内的好心劝其停止修炼的人当作“魔”,加以肉体伤害,等等。

“法轮功”之所以打着“真善忍”的幌子四处欺骗,是因为它的教主李洪志本人就是一个不诚实、毫无慈悲心、也无法容忍的人。

李洪志生于1952年7月7日,为了把自己打扮成像释迦牟尼一样的“大智大觉”,竟将自己的生日改为1951年5月13日即农历四月初八(中国汉传佛教规定的佛诞日)。他猎取了一些科学术语和奇闻异事,藐视和攻击一切科学和科学家,奢谈什么粒子、分子、宇宙、人生等等,吹嘘自己是一个“超常的人”,具有“法身”“法轮”,甚至是“不在宇宙中”的“超常人”;唯有他一人在传“正法”,唯有他“能往高层次上带人”,俨然一个神通广大的活的“救世主”。如此撒谎,哪有“真”可言。

李洪志宣扬“法身”“法轮”“业力回报”“开天目”等一套妖言邪说,害得许多练功者有病不治,精神失常,甚至付出生命代价。对此,他不仅没有丝毫的愧疚心、同情心,反而称这些人是“破坏大法的魔”。他胡说自己有“四大功能”,能给人治病,甚至非法地在自己家里设起了“功德箱”,用聚敛来的大量钱财周游世界、移居美国。他对一般练功者、对人民群众、对社会、对国家没有一点责任心、慈悲心,没有一点善行,即使披上袈裟、装出一副菩萨模样,也掩盖不了他狠毒的心。如此做法,又何来“善”。

李洪志宣称学他的“法轮大法”,就不能学别的知识,不能练别的气功,把人们的思想禁锢在他的神秘主义体系里。如果有人对他怀疑、提出批评,那就是“魔在干扰”,就是“魔在破坏大法”,他就口诛笔伐,甚至煽动练功者围攻对他提出批评的人。从1996年起他先后煽动练功者制造了三百多起围攻事件。1999年4月25日,他居然煽动一万多名不明真相的练功者到中南海周围非法聚集,严重危害社会的正常秩序。这哪里还有一点“忍”。

对于这样一股逆社会发展进步而动的逆流和鼓吹现代迷信的造神运动,中国政府于1999年7月22日,依法取缔“法轮功”,认定其为邪教组织,通辑罪犯李洪志,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心愿和要求,得到举国上下的拥护。

经过坚持不懈的深入斗争,邪教活动一度泛滥猖獗的势头得到了有力遏制,全社会反邪教的意识明显增强。但不可否认,邪教问题的产生具有深刻的历史文化根源、复杂的社会现实原因以及特殊的国际背景,邪教活动的顽固性和反复性超出想象,当前我国反邪教斗争形势依然严峻。

疫情期间散布歪理邪说实质是残害生命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广大医务人员夜以继日、连续奋战,有医务人员不幸被病毒感染,有的甚至献出了生命,体现了医者仁心的崇高精神。医者仁心精神是一种崇高的职业坚守,是一种无我的奉献牺牲,更是一种逆行的不屈战斗。

挺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们,展现了顽强的意志品质,张扬着强大的精神力量,给病患和家属带来希望,给亿万人民带来感动。

然而,“法轮功”等邪教组织在疫情期间确大肆散布“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在网络上教弟子默念“九字真言”,才能“得救”“保平安”,鼓吹只要诚心信他们的“真言“就能防治疫情、消灾避难,只要念所谓“真言”“真经”就能隔阻病毒,比戴口罩、勤洗手更有用等。“法轮功”还鼓动要求弟子走出去“讲真相”保平安利用制作语音电话模板,让弟子通过电话“讲真相”,散发“法轮功”的宣传品危害社会。在“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恶意煽动下,在疫情期间,在个别地方“法轮功”分子散布所谓“真言”歪理邪说,给阻断疫情带来隐患。“法轮功”还在其网站上还编造武汉新冠肺炎患者通过念“九字真言”病愈的假新闻,干扰破坏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其目的就是借疫情进行捣乱破坏,混淆视听,扰乱社会,拉人入教,趁机敛财,残害生命,干扰影响抗疫工作的开展。

“法轮功”在其网站上编造武汉新冠肺炎患者通过念“九字真言”病愈的文章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看到在疫情期间,谁在救人,谁在害人,一目了然。如果按照“法轮功”的念“九字真言”就能病愈,也就是要让新冠肺炎患者要放弃治疗,只要练习“法轮功”就能祛病消灾了。这就意味着成百上千的新冠肺炎患者有病不医,有药不服,贻误了治疗的机会,毁坏了健康,最终葬送了宝贵的生命,这完全就是残害生命。

这些荒谬的言论,曾经摧残无数“法轮功”练习者身心健康、破坏无数幸福家庭的罪魁祸首。许多善良的人们,抱着强身健体的目的接触“法轮功”后,在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的妖言蛊惑下,一步步走上了通向死亡的不归路。

无数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不管李洪志的“消业”论,还是“上层次”和“圆满”说,还是正在散布的“九字真言”说,都是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对练习者实施精神控制,其本质就是残害生命。奉劝那些仍痴迷不悟的“法轮功”练习者,相信科学,早日摆脱“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控制,过上正常人幸福的生活。

(作者李安平:中国反邪教协会常务理事、高级工程师、原副秘书长)

相关阅读
加入“全能神” 害我婆母去世
回想自己加入“全能神”实属偶然。我原本有个幸福家庭,爱人在外做木匠,儿子上中学,我和婆母在家务农。不知什么原因我婆母渐渐地分不清白天黑夜并且连身边的人也不认识了,好好的人怎么会这样呢?
女儿胳膊上的伤疤
女儿自懂事起,就再没有穿短袖衣服,只因她胳膊上有块疤。而给女儿留下疤的不是别人,是我这个亲生母亲。为此,在我心里也一直有块无法抹去的伤疤。
老姚的“法轮功”之路
我叫姚大林,现年50岁,家有父母、妻子和两个儿子。我于1988年5月入伍当兵,1991年10月退役回家后,不久就与邻村的杨艳结了婚,妻子贤惠,孝敬父母,她勤劳又朴实,一家人日子还过得不错,令周围的群众羡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