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他沉迷邪教差点丧命 志愿者热心挽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1年07月08日  16:35

在从事反邪教工作中,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痴迷者,他们走进邪教的目的大都是心有所求,或寻求祛病健身,或寻求精神寄托,或二者兼而有之。有些人在人生处于低谷、心理最脆弱的时候遇到邪教,以为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可以来一场逆袭,不料反被邪教洗脑拖进深渊,不能自拔,刘权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希望通过他的故事能惊醒那些欲借“神功”改天逆命的人,世上没有一劳永逸的灵丹妙药,人生的路要遵循客观规律一步一步走,想走捷径往往最容易上当受骗。

中年下岗,偶遇“神功”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原本在粤北矿场工作了20多年的刘权下岗了,这一年他42岁。正值壮年突然失业,除了懂得认矿石啥也不会,他无所适从,每天郁郁寡欢,胡吃乱喝,还得了胃穿孔和颈椎病。不久,从小对他关照颇多的哥哥突然患病离世,刘权深受打击。他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体重严重下降,颓废,抑郁,宛若游魂。妻子工资不高却要养全家,时间长了难免有怨言。

1999年3月的一天,无所事事的刘权到公园转悠,见一群男男女女聚集着比划动作。出于好奇,他驻足停留。一位中年妇女热情上前向他介绍这是“法轮功”,能健身治病不收钱。能治病,还不收钱?他听了有点动心。大家熟络以后,刘权每天准时到达练功点,半个多月过去了竟然学会了全套动作,还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初看《转法轮》,刘权马上被书上的内容吸引住了。他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练功不是常人能做的事,我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刮目相看,我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身体一定会越来越好,有了‘法轮功’我就有翻身的机会……”刘权觉得“法轮功”满足了他所有的期待,简直天上掉馅饼了。

自从迷上“法轮功”,刘权像变了一个人。他找了份做保安的工作,因为有时要值夜班,身体有点吃不消,时不时不舒服,妻子劝他看医生,他都是咬咬牙挺过去,师父也说了有病是“消业”。他连走路都不忘念叨“法轮大法好”。有一次走在大街上,一辆摩托车不知什么缘由突然从对面冲过来,眼看就要撞上他,刘权赶紧念“法轮功大法好”,摩托车拐了一下没碰到他,他将这视作“神迹”,认为师父说的“法身保护”果然灵验。至此,他更加精进。

当刘权沉浸在“法轮功”的世界里洋洋自得的时候,却不知道周围人已经发觉他越来越陌生。邻居们发现他不爱说话,木讷呆滞,喜欢一个人低头走路。保安队里,他沉默寡言,很少与人交往。妻子的感受更强烈,刘权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两个人除了吃饭在同一张桌子上,其他时间各顾各,形同陌路。儿子在外工作偶尔回家,父子间也话不多。儿子还问父亲是否得了老年痴呆,刘权生气地说自己不可能得病。

2009年的一天晚上,刘权上班时照例拿出《转法轮》看起来。他太入神了,没听到有人叫开门。来者上前一看,发现他在看《转法轮》,直接报警。几天后有关部门为了教育挽救他,建议反邪志愿者介入帮教,我就是那时认识刘权的。

绝食求死,顽固不化

一开始,刘权对反邪教志愿者非常抵触,连续绝食数天。劝食多日后开始进食,但是饭量很小,每顿吃几口就停筷,情绪低落,话少,自称没力气,身体状况欠佳,不愿意交流。反邪教志愿者问他为何吃饭那么少,他说没胃口,其实我们心里很清楚,他用拖延战术,想让我们失去耐心。

我们没有被他吓跑,同时要求家属配合。

他儿子24小时贴身照顾,苦口婆心劝父亲回心转意,刘权根本听不进去,扬言要放弃“法轮功”就不活了。他说,“朝闻道,夕可死”,练了“法轮功”就得了“道”,站在“法”的对立面是要下地狱的。他甚至辱骂儿子不识好歹。我们说:“你都修了十年了,怎么还那么容易动气?不是说修炼人都要做到‘真、善、忍’吗,你没忍住啊!”刘权不说话了,开始闭上眼睛,捂住耳朵,拒人于千里之外。

刘权依旧每天吃一点点饭,瘦得皮包骨头,行动迟缓,一阵风都可以把他吹倒。他说不会放弃“法轮功”,相信它一定会有辉煌的一天,就算死也要抱住它。妻子劝他,刘权态度冷淡。他觉得这辈子就剩下“法轮功”了,任何人都夺不走这个“信仰”。如果强迫他放弃,他就饿死,以死护法。

一天晚上,刘权趁着家人不注意,找了根绳子挂在卫生间的梁柱上准备上吊自杀。他缓缓搬过凳子站在了绳结下,准备把头放进去,“师父,你的法身要保护我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练功,这个世界的人不理解,我要离开这里了。”就在这时,妻子破门而入,一把把他扯下来,“你宁愿要‘法轮功’也不要我们了?‘法轮功’比我和儿子都重要吗?”哭声响彻暗夜,刘权神情呆滞地坐在地上不知如何回答。

善念尚存,迷途知返

我们认识到刘权中毒太深,依靠简单的谈心谈话和他自身力量根本没有解脱的可能。我们决定联手几个经验丰富的志愿者一起帮助刘权走出邪教。

经过仔细观察,我们发现经历自杀未遂,刘权对妻儿还是有惭愧之心的。我们抓住契机追问:“真撒手人寰了,妻儿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这是在做好人吗?”刘权不出声。

妻子哭诉多年来因为刘权痴迷邪教带来的种种伤害和委屈,还有担惊受怕,这是刘权以前没有意识到的。他的妻子说,自从刘权下岗,收入少了,家庭陷入贫困。她早出晚归,很长一段时间是靠一个人撑起这个家。因为刘权身体不好,她看在眼里,虽偶有怨言,也不敢指望太多。孩子上学没钱,她厚着脸皮跟人借,好不容易熬到孩子大学毕业才把旧债还清,这些刘权从来不过问。刘权自从迷上“法轮功”,表面上看起来身体好了,人却变得冷漠固执,眼里只有“法轮功”。夫妻之间没有沟通交流,父子之间无话可谈,一家人活得很压抑、别扭。孩子问起为什么别人的父母和孩子看起来那么亲,我们家却连笑声都很少,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有暗暗抹眼泪。有时刘权身体不舒服,刘权却说没病,硬扛着,她提心吊胆怕他哪天得了重病不治怎么办。他信了“法轮功”就像得了魔怔,她没看到什么好处,但是有一点非常明确:“法轮功”抢走了孩子的爸爸、她的丈夫。这种生活还要持续多久?难道一定要把家拆了才罢休吗?

妻子的辛酸泪唤醒了刘权那一丝尚存的善念,虽然依旧话不多,但看起来人没那么僵硬、冷漠了。

接着,我们给他讲述了大量“法轮功”残害生命的例子,陪同他看“法轮功”人员围攻中南海和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视频资料,耐心讲解,细心引导。已经转化的“同修”现身说法,通过身边人身边事促使刘权反思。当志愿者讲到海南八个弟子车祸,李洪志说全部“圆满”,其实有一个没死,最后活下来了,他的表情有点惊讶。我们问他这个“圆满”怎么解释?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名转化的志愿者讲述了自己参与中南海围攻事件的经过,如何接到通知,什么时间到哪里集合等,很明显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事件,不像“法轮功”人员说的那样不参与政治,他还列举身边痴迷“法轮功”导致有病久拖成绝症,甚至以为有法身保护从楼上跳下导致伤残的案例,其中就有刘权认识的人。志愿者把李洪志遥控指挥的凭证——机票影印件拿给刘权看,把李洪志做过阑尾炎手术等事实告诉刘权。他有震惊,也有怀疑,慢慢打开话匣子,愿意和志愿者交流。

疑问一点一点播种,“师父”的人设一点一点坍塌,经过耐心、细致的教育,刘权终于认清原来李洪志是个平常人,是个地地道道的骗子!痴迷邪教十年,宛若做了一场噩梦,从“法轮功”的泥潭里爬出来,他经历脱胎换骨的重生,刘权说他终于从一个“非常人”的世界重返人间。生活恢复正常,他脸上也有了笑容,他说从未有过这么轻松。

转化后他坦言,下岗后心态失衡、兄长突殁,遭遇双重打击,身病、心病加身,幻想借力“法轮功”翻身改命,心态扭曲,结果泥足深陷不自知,幸得志愿者帮助才解困脱苦。一日练功,十年痴迷,幻想得道,反堕歧路。本以为抱住了“佛脚”,不料抓住的是烂泥,脏了一身不说还差点丧命,好险!

一次偶遇中,生活平静的刘权深有感触地说,想当年邪教把人变成鬼,反邪志愿把他从鬼变回人。邪教表面不要钱,其实囚人于无形,夺命不用剑,精神控制比有形的绳索可怕一千倍,千万要警惕。

是啊,脚下的路有千万条,走上邪路就是穷途末路一条,任何违反人伦常理的“神功”、“捷径”都是骗人的把戏。但愿更多的人能从刘权的故事里觉醒,自觉抵制邪教,远离愚昧,放弃幻想,踏实生活。

为了健康和幸福,请一定远离邪教!


相关阅读
福建清流: “反邪快递”请你“茶”收
最近福建省清流县委政法委结合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开展为民办实事活动,想出这么一出,没有想到,引来了年轻人的打卡晒圈,纷纷向商家留言指定要这样“反邪套餐”。
伪气功是打着气功旗号的现代巫术
直到今天,科学气功的发展都受到以“外气”为核心的伪气功的强烈干扰,伪气功的存在也给社会造成很多危害。用科学方法对伪气功进行一些分析就不难发现,伪气功实质上是打着气功旗号的现代巫术。
图解:“7.22”取缔“毒轮”记
“7.22”取缔“毒轮”记
渝ICP备2021001722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