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渝情渝理"
微信
"重庆反邪教"
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虚幻的“天国”梦何时醒来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徐虎 时间:2023年05月19日  14:26

10年了,“全能神”邪教组织让她离家出走,变得六亲不认,不见父母不见女儿,四处传所谓“福音”,整天东躲西藏。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马晓红(化名),女,1981年生人,原是大山里的孩子。20岁时在父母的撮合下,与邻村的一名男青年结婚。在生下一女孩后,夫妻来到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城里,盘下一个具有乡村特色的饭店,挣钱养家,为以后能在城里站住脚跟,孩子能够得到良好的教育而努力打拼着。

生男轻女信邪教

马晓红的父母身体患病,家里生活贫穷,不得已初中辍学,结婚后又因家穷嫁妆少,被婆家轻视。如今,又生了个女孩,随着重男轻女的婆婆抱怨不断,这让她很受伤。

为了能生儿子,全家在离饭店不远的地方租下一套楼房,房东是对门的刘阿姨。刘阿姨说话总是神神叨叨,在得知马晓红想要生一个男孩时,说道:“相信‘神’吧,向‘神’祈祷,‘神’会给你一个男孩的。”

马晓红在出租屋住了几个月,每到店里生意忙不过来了的时候,就把女儿托付给刘阿姨帮忙照看。马晓红逢人便说“刘阿姨真好”,而她常以闲时去刘阿姨家帮忙打扫卫生收拾屋子来报答。

随着美食一条街在距离马晓红家饭店不远的地方出现,饭店的生意也不好做了。为了多挣点钱,丈夫开始白天继续干饭店的生意,晚上在街边架个烧烤炉。虽然收入增加了,但丈夫也着实累得够呛,脾气变得越发暴躁,喝点酒就骂马晓红,甚至动手打她。

面对回到家里流泪的马晓红,刘阿姨不失时机地过来说:“你们家发生的一切都是不信‘神’造成的,相信‘神’,‘神’会给你们幸福的,不但会保佑你们全家,还能躲避灾难。如今世界上发生的大洪水、瘟疫、地震、火山爆发都是‘神’的烈怒,是‘神’对性情败坏人的惩罚。”看到马晓红似信非信的样子,刘阿姨继续说道:“如今‘神’已降临到东方,是一个女的,以前叫耶稣基督,现在叫‘全能神’,是来拯救人类的。相信‘全能神’,蒙‘神’保佑,全家就会平平安安,不仅身体健康,能生男孩,还能逃过‘世界末日’的劫难。”

刘阿姨的话让人听得既心惊肉跳又充满憧憬,马晓红当即表示愿意信奉“全能神”。实际上,她相信“全能神”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生一个男孩,让婆家人瞧得上她。

邪教路上越陷越深

从那以后,马晓红没事就看刘阿姨送过来的几本“全能神”书籍。不明白的地方,刘阿姨还会认真讲解,给她讲“神”的创世、“神”的每个时代作工不同、诺亚方舟等故事。渐渐地,马晓红一门心思沉浸在“全能神”的歪理邪说中。

过了一段时间,刘阿姨又说:“光看书是不能进步的,要参加兄弟姊妹的聚会,听听他们对信‘神’的体会,见证他们的‘神迹’故事,每周需二次聚会。”

马晓红考虑到自己还要照顾孩子,时间上无法保证,怎么办呢?只有把孩子送到乡下,才有时间参加聚会,让“神”见证自己的忠心和诚心。打定主意后,马晓红把孩子送到乡下的父母家中。从此,她在歧路上越走越远……

“全能神”聚会时,有专人讲该怎样才能蒙“神”称许,说什么中国是不信“神”的国家,被“大红龙”统治,是撒旦国,如果政府知道了,会逼迫不让相信“全能神”,所以必须隐秘作工。对兄弟姊妹的真实姓名不要打听,不能出卖“教会”和带领。加入“全能神”,必须得写保证书发毒誓。保证书表述的内容大同小异,今后不但要“预备善行”,更要预备家庭破裂,要全身心奉献给“全能神”,否则“一旦泄密,不得好死”,或是“本人遭殃,全家死光”,再不就是“愿意接受‘神’的任何惩罚”或“走路撞车,死无完尸”。如此毒誓,与其说是体现信徒入门的诚心,倒不如说是“全能神”对信徒的诅咒,是强加于信徒身上的“天条”。马晓红写了保证书交给“全能神”,当地小头目看完让她复述了一遍,小头目说,如果违背“全能神”,她发的毒誓就会应验。

小头目还恐吓马晓红说,虽然你从没有骂过任何人,不占他人任何便宜,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对亲人朋友特别友好,对父母竭尽孝顺,但只要你对“全能神”不说老实话,不能顺服“全能神”的旨意,不能与“全能神”相合相处,那你就是一个恶人,一个诡计多端的坏人;只有听从顺服“全能神”,全心全意忠心于“全能神”,才能蒙拯救,才能最终幸存下来。

为了满足“全能神”放弃工作、放弃家人、出去尽“本分”的要求,马晓红开始放下饭店的生意,减少回乡下看望幼小女儿的次数,频繁地参加聚会,毫不顾及丈夫的感受,不顾及父母及女儿将来会怎么样。马晓红还时不时地向丈夫灌输“全能神”的教义,讲述信“全能神”的好处,但丈夫毫不理会她的说教,有时酒后还会咒骂几句,每每这时,马晓红都会说:“你是撒旦!你不能亵渎‘神’,你会遭惩罚的!孩子不重要,挣钱不重要,我现在才明白,过去的日子毫无意义,现在的人生才有价值。”

马晓红参加“全能神”不但不挣钱,还不停地往外掏钱,一部分作为“奉献款”奉献出去,一部分作为“传福音”或者“作工”、日常花销等,还相互鼓励一定要做好“得人”“解救人”的“工作”,这时也是她自我感觉最风光的时候,坚定自己的付出“神”一定能看到,一定能得到“神”的回应。

丈夫原本就反对马晓红参加“全能神”,加上饭店的生意无法经营下去,就多次表示要离婚。马晓红经常早出晚归到“教会”“作工”搞“奉献”,让丈夫对“全能神”教会愈加反感。马晓红不顾丈夫的态度,开始离家出走了。

2012年,“全能神”不断发布指令,向信徒们灌输“世界末日”马上降临,地球将要毁灭,大家要跟上“神”的脚步,努力“作工”,在“世界末日”来临时蒙拯救。称现在信徒“传福音”交“奉献款”都是预备善行的最后机会,能否拿到通往“天国”的“通行证”,就看这最后的时机,再不“预备善行”,以后想也没机会了。马晓红认为谁“奉献款”交得越多,“全能神”就越会保佑谁。为了得到无所不能的“全能神”所承诺的降福除魔、消灾免难、保己平安,马晓红先后向“全能神”组织上交了近7万元的“奉献款”,以求进入“神”的国度,灵魂得到永生。

然而,“世界末日”没有到来,黑夜也没有连黑三天,地球并没有遭受毁灭,整个大地也没有发生灾难,太阳照样升起。可是“全能神”却解释说,是因为“神”对人类的慈爱和怜悯,是在试炼、考验信徒,所以没有毁灭地球,没有发生灾难,并告诉信徒要继续“作工”“传福音”,如果做不到就会被天打雷劈!

“全能神”的藩篱

2013年3月,马晓红因触犯法律受到惩处。这时的她面容憔悴,蓬松凌乱的头发半遮盖脸部,眼里不时闪现出的目光,让人看起来有些疯狂、阴森、恐惧。加入“全能神”多年,可以说,马晓红付出了全部心血和金钱,她要等待“全能神”兑现许给她的诺言。

在此期间,她并没有去看已经渐渐长大的女儿,丈夫也已经多年不见了。后来她找到丈夫离婚,因为她认为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将会给自己信“神”带来一定的不便。

见面后,丈夫表达了自己的忏悔,并表示今后不再重男轻女,一定改过自新,只求她回家踏踏实实过日子。可是马晓红却冷冷地说:“我的家在‘教会’,我所有的付出和经历的苦难将来都会转换成‘神国’里的财富,受的苦越多,‘神国’里的财富积累就越多。我不会跟你回到那个面临灾难的家,也不会中‘撒旦’的诡计,你们这些不信‘神’的人,就等着灾难的降临吧,那时的我将与‘神’共享荣耀。”

无论丈夫怎么请求,马晓红都决绝地拒绝回家,丈夫万般无奈地同意离婚。

马晓红彻底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她年迈多病的父母流着干枯的泪水祈盼她早日回家,嘴里并不时念叨着死时能不能再见到女儿。马晓红的女儿已经念小学了,对于妈妈的记忆渐渐模糊。

是万恶的“全能神”邪教让马晓红彻底丧失人性,失去做人的良知。可悲可叹的马晓红,愿你早日脱离邪窟,从迷梦中醒来,家乡的亲人盼你归来。

相关阅读
上海崇明:元宵反邪猜灯谜 热辣滚烫度佳节
为传承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弘扬民间艺术,打造节庆文化品牌,丰富广大群众业余文化生活,提高防邪反邪意识,营造生态、和谐、文明的节庆气氛,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上海市崇明区反邪教协会借助区委宣传部、区文化和旅游局举办“悠哉崇明·喜‘瀛’龙年”元宵节民间艺术展示活动的契...
安徽和县:警民携手共筑反邪教防线
为进一步增强社区居民对邪教的识别和防范能力,2月18日,安徽和县公安民警深入社区,积极开展反邪教知识宣传活动。活动旨在通过普及反邪教知识,提高居民对邪教的警惕性,共同维护社区的和谐稳定。
“法轮功”邪教在俄分支被取缔
2024年2月5日,俄罗斯北方回声网站(Echosevera.ru)发布消息称,因违反有关非政府组织的法律法规,俄科特拉斯市法院宣布取缔“法轮功”在俄分支“法轮大法身心发展中心”。该组织已被俄罗斯联邦法人国家统一登记薄除名。
渝ICP备2021001722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