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渝情渝理"
微信
"重庆反邪教"
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人们为何加入邪教类组织?如何脱离?专家如是说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3年05月24日  14:55

【中国反邪教网2023年5月22日消息,通讯员:胡婕】2023年5月10日,美国有线新闻媒体NewsNation在其网站(Newsnationnow.com)登载文章,介绍了两位邪教问题研究专家就人们为何会加入邪教类组织及如何脱离的看法。专家指出,恐惧和不确定性是人们误入邪教的主因,而关怀和尊重则更能让人与邪教自愿决裂。 

洛瑞·瓦洛(Lori Vallow)被指控谋杀了两个亲生儿女,她和丈夫查德·戴贝尔(Chad Daybell)掌握着一个许多人所说的“极端主义”末日邪教,这也是她受审的核心内容之一。

戴贝尔参加一个名为“有备之民”(Preparing a People)的论坛,该论坛的使命是“让地球上的人们为基督的第二次降临做好准备”。不过,据报道,戴贝尔将这些教义发挥到了极致。他谈到过“僵尸”、灵魂脱离躯体,并告诉其信徒们世界将于2020年7月22日毁灭。

正如邪教专家们指出的那样,有许多组织试图影响和控制人们——而普通人要比他们想象的更容易受到这些组织的影响。 

“恐惧和不确定性使人们更加脆弱……”

心理治疗师、邪教问题研究专家和教育家雷切尔·伯恩斯坦(Rachel Bernstein)表示,一些人可能会被这些组织所吸引的一个原因是,听从权威人士的意见是孩子们自小就被教导的一课。

  

雷切尔·伯恩斯坦

伯恩斯坦介绍道:“不幸的是,我们都在某种程度上接受了可塑性训练,使得我们处于权威地位的人胁迫……他们观点和声明都非常有影响力。”

脱离“统一教”后创办“精神自由资源中心”( Freedom of Mind Resource Center)的邪教问题研究专家史蒂文·哈桑(Steven Hassan)博士说,人们需要了解的重点是,我们的思维意识很容易超载。

  

美国邪教问题专家史蒂文·哈桑 

“思想可以在潜意识中被植入,也可以在公开场合被植入。”哈桑说。

诸如新冠疫情或经济困难、亲人去世、失业、离婚等外在因素,则让人们更易于受这种手段影响。

哈桑说:“恐惧和不确定性让人们更容易受到那些声称具有更高权威洞察真相、拥有希望和指引方向的人所带来的伤害。”

伯恩斯坦介绍道,人们加入邪教类组织的原因,通常取决于他们何时接触到某个团体,以及他们当时正在经历什么,尤其是当他们的生活或整个世界出现动荡之时。

“他们正在寻找一种让人感觉稳固和确定的东西,并且有章可循,让人感觉非常平静和放松。”伯恩斯坦说。

伯恩斯坦解释,人们起初加入某个邪教组织时,甚至不知道这是一个组织。相反,该组织上层兜售的一切项目,都是在推广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例如,性崇拜邪教耐克塞姆(NXIVM)头目推广的就是所谓的高管成功项目培训。

耐克塞姆受害者莎拉·埃德蒙森(Sarah Edmonson)告诉NewsNation,一切邪教,“刚开始都很美好,但最终都会演变成一场悲剧”。

她描述了自己孤立无援、自感特别以及与团队使命的“正义联系”,这些导致她产生了一种“‘我们对抗他们’的心态……并且相信那些疯狂的东西,即那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教义”。

“当身处邪教中时,才能真正了解你整个信仰体系所能接受的程度,真是令人惊讶。”埃德蒙森在《伊丽莎白·巴尔加斯报告》(Elizabeth Vargas Reports)一文中说道。

伯恩斯坦表示,一旦人们加入某个邪教,这个邪教的上层就会通过项目温和地引导新成员,同时该组织会慢慢地向新成员施加压力,让他们宁可错失与家人团聚的机会,也要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伯恩斯坦介绍:“这种方式让人们与他们所爱之人日渐疏离,也使人们日渐抛弃良知和情感。”

伯恩斯坦说道,最终,在一个邪教类组织中,人们开始认为这个组织中的人才是他们唯一真正的家人或朋友。 

如何脱离邪教类组织?

伯恩斯坦表示,一个人决定脱离或留在邪教,是由很多因素交织作用的,而这些因素最终决定了个人对组织的忠诚度。

其中一个主要因素是,在该组织之外,有一个可以求助的人。

“如果你(邪教信徒)认为法律对你不利、媒体反对你、也没有家人和家庭作为安全堡垒,就唯有沿这条路走到黑,那你别无出路。”伯恩斯坦说。

哈桑表示,对于加入操纵群体或组织(无论这一组织是属于邪教、传销组织还是虐待他人)的亲友,人们常犯的一个大错误是,试图一味用事实来说服自己的亲友脱离这个组织。这种情况通常易引发邪教信徒反抗。

“然后他们(邪教信徒)就累了,接下来就断绝了同亲友的联系,”哈桑说。“这促使他们进一步落入精神控制者的手中。”

哈桑的建议是保持关怀和尊重。

“要表现出你关心他们,想了解他们,想与他们好好谈一谈。”哈桑说。“有一些方法可以让人们真正帮助到自己所爱的人,并让他们开始对自己进行现实测试。正如我一再强调的,爱比精神控制更强大。”

邪教中的人都知道,一旦他们开始对某些方面产生质疑,该组织就会攻击他们。哈桑说,这时姐妹、兄弟、母亲等,向这些邪教信徒表明,无论发生什么,将永远支持他们,这将有助于他们。

是个人经历让哈桑懂得了这点。在他还是“统一教”信徒时,哈桑曾因睡眠不足差点死于一场车祸。最后他住进了医院,一到那里就联系了之前唯一一个不相信他被洗脑或疯了的人:他的姐姐。哈桑说,姐姐总是告诉他,“我爱你,我想你”。

“出事后,我联系的人就是她,”哈桑道。“这让我正式开始了脱敏进程(deprogramming,或译作“转化”,即从精神和行为上由邪教信徒转变为普通正常人),一开始并非自愿,但接下来我想向姐姐证明我确实没有被洗脑,也没有加入邪教。”

相关阅读
大量视频博主被抄袭!这个网站到底是什么来头?
令人厌恶的邪教“法轮功”,这一次又把脏手伸向了原创作者。名为“干净世界”,实则污秽一片。
“法难(nàn)”还是“法难(nán)”?
“法难(nàn)”还是“法难(nán)”?
以“免费”幌子行“诈骗”勾当的“印钞机”——《大纪元时报...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指控,2020年至2024年5月,关卫东作为《大纪元时报》的首席财务官与他人合谋通过加密货币、预付借记卡、欺诈性获得失业保险金和盗用个人信息,实施洗钱计划,导致至少6700万美元被转移到该媒体相关的银行账号以及关卫东个人银行账号。
渝ICP备2021001722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6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