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反邪教协会主办
"渝情渝理"
微信
"重庆反邪教"
微博
当前位置:首页>揭批邪教
我亲眼目睹“法轮功”敛财分赃全过程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时间:2024年03月29日  15:07

我叫张小强(化名),在山东栖霞经营一家服装店。店铺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生意兴隆,现在的我有房有车,有贤妻,有懂事的儿子,一家人和和睦睦,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看看现在的幸福生活,回想自己当年差点误入歧途,毁掉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就不禁后怕。


那是1995年春夏交接的时候,全国各地掀起一股“气功热”。头脑灵活的栖霞人,纷纷请来了圈内小有名气的气功“大师”前来开班授课,大小“法会”讲座在各种场合兴旺起来。“法轮功”也没有错过时机,到处宣扬自己是气功,能强身健体,祛病消灾。当时,年轻的我好奇心强,容易接受新生事物,对流行的东西特感兴趣,于是一头栽到“气功热”的大潮中来。

有一天,我听说“法轮功”第二天要在电影院组织“法会”,最重要的是不收钱。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奔向电影院,仗着自己年轻挤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想着占个有利的位置,能听得清楚、看得明白。等大门一开,所有的人一窝蜂地涌进电影院,我迅速地跑在最前面,抢到了第一排挑了中间位置坐下。

占好位置后,我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那些“法轮功”组织者们忙里忙外在台上搬椅子,试话筒。这时从台上走下来个中年人叫我们前排的几个年轻人帮他把大量的“法轮功”书籍、磁带,手册以及李洪志的图像等资料从后台搬到了台上。资料真多,我们几个年轻人搬了好几趟才搬完。搬完后我以为不要钱,就顺手拿了一本《转法轮》,刚好被“法轮功”工作人员看见了,他赶忙制止我,叫我不要动,说等讲座结束后自然会发给我们。

在台上授课的“大师”操着带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声形并茂地讲了大约2个多小时,可是“大师”具体讲的什么我都没大听明白。只知道“大师”最后着重强调说:“要想修炼好‘大法’,最好是自己看‘师父’的书和听录音带,回家好好领悟。”并指着台上一大堆资料说:“今天带的资料有限,想学‘法轮功’的人可以排队依次领取,材料的相关费用我们分文不取。但是大家如果不想为自己今后的修行道路留下任何遗憾的话,可以在我面前的这个功德箱捐献一点钱,表达一下你们的心意,钱不在多少,关键是看你有没有练功的诚心。你们的表现‘师父’会在某个角落里看着你们的。”

话音刚落,就看见一位50岁左右的男人抢先上台,从口袋里拿出400元人民币投到了功德箱里,并麻利地拿走了一本书。这时台下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在往台上看。大约又过了5秒钟,又上去一位中年妇女,这下台下开始骚动起来。一开始三个二个地上去“捐钱”,有的“捐”100元拿一盒磁带,有的“捐”200元拿一张李洪志的画像。可能是大家觉得“师父”在某个角落里看着自己的表现吧,不能让自己的诚心落在别人的后面,所以后来都拼命地挤着上去“捐钱”。拥挤的队伍里有一位老人特显眼,他拄着拐杖在那颤颤巍巍地站着排队,他上台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手帕,慢慢地一层层打开,里面净是些10元的5元的,他把这些钱投到了功德箱里,然后拿走李洪志的一张画像。“法轮功”的组织者们忙着维持秩序,让大家自觉排好队一个一个地上台。捐得最多的一位拿了一沓钱,好像得有二三千元的样子,投到了功德箱里,然后他拿走了一本书和一张画像。站在一旁的“大师”嘴里不停地在念叨着什么,眼角始终没有离开过功德箱。

我当时听说是免费听法会讲座,所以身上没有带钱。等听讲座的人走得差不多,资料也领得差不多了。我很想学习“法轮功”,所以一直诚心等着,想找机会和工作人员商量商量,看他们能不能看在我帮着搬资料的份上成全我,先免费拿一本回去学习,俗话说得好“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嘛”,实在不行明天再来“捐”钱。带着这个想法,我摸索着找到了后台。

后台有个化妆室,门半开着,从门隙里我看见“法轮功”的组织者正在和刚才讲法的“大师”数着功德箱里的钱,令我感到惊讶的是第一个“捐”400元钱的男人也在帮忙数钱。数完那厚厚几沓钱后,负责的头目将500元钱亲手递到了第一个上台捐钱的男人的手里,他满脸堆笑,点头如捣蒜,嘴里说出无数个“谢谢”。这位负责人说:“这里还有2500元分别是我们自己人捐的,由我负责来退给他们。余下的钱,拿出1000元交场地租金;帮忙做宣传的每人发300元;我们几个内部工作人员每人1000元。”说完低下头从钱堆里拿起厚厚一沓钱递给讲课的“大师”说:“‘大师’,这是您的辛苦费,剩下的全部由‘大师’带回去交给‘师父’吧。这是我们栖霞弟子孝敬‘师父’的,还请‘大师’在‘师父’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好助我们早日提高修炼水平。”“大师”急忙将钱接过来,嘴角露出一抹浅笑,然后贪婪地数了起来。

站在门外的我被这一情景弄蒙了,不是免费吗?这简直就是个圈套呀,设个圈让大家往里钻,还有领道的,太可恶了。即使这个讲座正常收费,也收不了这么多的钱呀,简直就是假借传授功法,骗取善良人们的血汗钱,甚至连老人都不放过。

我怕被他们看见,慌忙离开了。

亲眼目睹了“法轮功”人员敛财及分赃的过程,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了“法轮功”并不是正规的气功,而是一种专门以榨取善良人钱财,欺骗善良人灵魂的邪教。所以,我再也不提学“法轮功”的事了。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它的各种丑行被曝光。理智的人们纷纷从“法轮功”的骗局中解脱出来,主动上缴或焚烧书籍等各种资料,它们的所谓“法会”讲座从此销声匿迹。

“法轮功”的那套歪理邪说,尽管能暂时迷惑住某些人的心灵,但终究经不起理智的思考和时间的考验。我真庆幸那天没带钱,让我有机会认清“法轮功”的真面目! 

相关阅读
再评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2...
再评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25年(上)
“师母”李瑞:“法轮功”的“轮内悍妇”
因版权问题和受“法轮功”公开羞辱,虞超,一个出身名校、曾经名扬海外且受过李洪志“指点”的弟子,近期不断通过海外社交媒体平台曝料,使得像李洪志之妻李瑞这样之前很少受人关注的“法轮功”“皇族”人物,逐渐浮出水面,成为外界观摩“法轮功”光怪陆离内幕世界的一大看点。
圆满?遥遥无期的呓语——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25年...
案发地在7楼,民警乘电梯到达,映入眼帘的全是鲜血:地上、墙上、门上、楼道里……到处都是,头发也散落一地。再往里走,一直到701室门前,靠墙仰面躺着一名妇女,全身被鲜血染红,头面部、上肢有多处刀伤。
渝ICP备2021001722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627号